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手机报  >  专刊

甘肃手机报(周末版)-1.27

 2019/03/25/ 08:28 来源:新甘肃.甘肃日报

历史文物,就是体现古代发展的一面镜子,可以让我们直观、了然地看到我国的发展历程;古代文物之美,就是回归远古时代的一座桥梁,令我们直面地回归到那个遥远的世界。厌倦了城市的浮华与喧嚣,那就怀着虔诚之心欣赏古老文物的沧桑之美吧。

《甘肃手机报*周末版》
2019年1月27日
农历戊戌年十二月廿二
星期日

★为您读报)))http://shoujibao.net/news/2iIjey

〓本期导读〓
>>隐匿于博物馆内的古塔
>>充满魔幻感的东方“独角兽”--獬豸
>>风雅的艺术收藏品--砚滴

【隐匿于博物馆内的古塔】
兰州繁华闹市之中、兰州市博物馆办公驻地,隐匿着一座距今约500年的古塔,始建年代不晚于明嘉靖时期,因寺院大殿内曾供有白衣大士像而得名“白衣寺塔”(上图)。

古塔历经数百年风雨沧桑,其所在的白衣寺是兰州迄今为止保存最为完整的明代寺院遗存。1981年甘肃省人民政府将该塔确定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塔隐于寺
兰州市博物馆里的文物有很多,但是隐匿于博物馆里的白衣寺塔不可不提。白衣寺塔在民间俗称多子塔,据清咸丰十年(1860年)撰刻的《补修白衣寺塔记》碑文记载:“白衣寺为前明肃藩王所建,相传乃王妃之功德,至今四百余年,数则重修。”寺院为明肃藩王所建,而白衣寺塔则是明肃王祈求得到神佛的庇护,以保子孙兴旺、祈福镇邪、自利利人的功德善举。

白衣寺曾规模较大。原寺院坐北朝南,由南向北以中轴线为主,主体建筑依次为山门、白衣菩萨大殿、多子塔以及两层木楼阁(一层观音阁、二层文昌宫)。东西两侧的厢房均供奉祠堂。东侧由南向北依次是伽蓝祠、送子将军祠、送子催生子孙三慈母宫。西侧由南向北依次是土地祠、旃檀神王庙、眼光痘疹庙三慈母宫。曾于明崇祯四年(1631年)和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两次修葺,如今仅有白衣菩萨大殿和多子塔幸存。

白衣寺塔为八角十二层实心砖塔,总高25.7米。由塔基、须弥座、塔身和塔刹四部分组成。塔基为错牙式方形须弥座,长、宽各约7米,高约2.8米。须弥座的四面均为吉祥纹样的砖雕,以如意纹、莲纹、暗八仙等传统图案为主。塔身分为两部分:上部为楼阁式,呈八角形锥体,高约18.5米,共做密檐12层,偶数层级在佛塔中极为罕见,在国内属特例。塔身每层八面开龛塑像,每龛内供奉一尊泥塑佛像,96尊佛结印各异、生动唯美。每层角檐处各悬挂风铃1个,若逢起风,铃声悠扬,清脆悦耳。塔身下部呈覆钵状,正南方与塔基相连处开有一个较大佛龛,佛龛内原供三尊佛像,现已无存。两侧外有凸起砖雕对联一副:“玉柱玲珑通帝座,金城保障永皇图”,横额是“耸瞻震旦”。据题款“太华道人崇祯辛未孟夏之吉”(太华道人是明肃王朱识鋐的别号),可推断肃王朱识鋐尊崇道教。此对联明确了修建此塔的目的是明肃藩王为保皇权永固。最上面的塔刹为釉陶中空,由蓝色仰莲状刹基、绿色宝瓶状刹身、葫芦形刹顶三部分构成。

(明崇祯五年金累丝嵌青玉抱子观音簪)

◆塔刹藏宝
1987年冬,在对白衣寺塔进行加固维修时,从塔刹顶端琉璃球下出土了明代德化窑白瓷造像、佛经、鎏金铜佛像等珍贵文物;同时在正南方靠刹杆的土层中,又清理出一带盖带锁的黑陶瓮,瓮内装有10多个丝织品包裹的小包,包内有金镶玉送子观音簪、金镶玉鱼篮观音簪、铜镜、铜钱、金银器等一批精美的文物,这些塔刹出土的文物为我们研究明肃王在兰州以及与古塔之间的关系提供了宝贵的实物参考和历史依据。

在这一批出土文物中,两件观音簪和明代德化窑白瓷造像尤为突出,引起了专家学者的关注。其中两件观音簪于1996年6月被国家文物鉴定专家组确定为国家一级文物。之后,依据两件观音簪的年代、质地、制造工艺、观音造像的名号最终定名为“明崇祯五年金累丝嵌青玉抱子观音簪(上图)”“明崇祯五年金累丝嵌白玉鱼篮观音簪”;而明代德化窑白瓷造像因破损影响,被确定为国家二级文物。据多方考证,该造像为明德化窑文昌帝君像。

这三件文物件件耐人寻味,古物留下的美,让人们大饱眼福。

“抱子观音簪”簪首内嵌造像为抱子观音坐像,青玉质地,观音梳高发髻、戴宝冠,圆脸丰颊、直鼻凤眼、口微闭,身披天衣,宽袖罗裙,体形丰腴,庄严慈穆;观音双手抱一小儿,小儿呈坐姿,眉清目秀,裸双足,憨态可掬。观音坐像下为细金丝编就的三层仰莲座,逐层延展。造像周围均以细如发丝的金丝编结而成的把莲题材,把莲为一莲叶、一莲花、一莲蓬组合而成,共为五束,观音造像紧密镶嵌其中。莲叶缠枝侧卷翻,花瓣平展,内镶以珍珠和红宝石略施点缀,莲蓬为如意造型,上有四个圆孔,孔外施蓝色珐琅彩。造像后面以细金丝编成的回纹网为背衬,网后为扁平状银质簪挺,中间起脊,挺上簪刻铭文,正面錾刻:“肃王妃熊氏施,伴读姚进兼装。”背面錾刻:“崇祯伍年捌月初十日。”

“鱼篮观音簪”簪首造像为鱼篮观音立像,镂雕背屏,白玉质地,高发髻,圆脸,细眉长目,丰鼻小口,着交领宽袖长衣,衣裙曳地,镂雕披巾随风飘起,右手提一篮,造型轻巧灵动,立像镶嵌在细金丝编就的五把莲和莲座中,莲蕊内嵌红宝石。值得一提的是,在五把莲的莲花与莲叶之间,均匀地延展有用细金丝制成的四支细弹簧,每支金丝弹簧末端镶有一粒珍珠点缀,珍珠动辄轻颤,摇曳生姿。莲座有三层,用细如发丝的金丝编织成的莲瓣焊接而成,上面两层仰莲瓣,下面一层覆莲瓣,束腰部饰以联珠纹。背屏后也用细金丝编成回纹的网,以托衬白玉造像。网后有银质簪挺,呈扁平状,中间起脊,簪挺上刻铭文,内容同上。

(明代德化窑文昌帝君像)

另一件白衣寺塔出土的珍贵文物明代德化窑文昌帝君像,为白瓷人像,一高一矮共两位,高者为文昌帝君,人物体态儒雅、头戴幞头,面如冠玉、龙眉凤目、上唇留须,头部微低、呈俯视状。身着宽袖长袍,腰间佩玉腰带;右手执如意一枚,左手下垂隐于袖内,呈坐姿。矮者应为孔子,一旁侍立,头戴冠帽,慈眉善目、留长须、微颔首、长衫曳地,宽袖掩手抱一书卷于胸前,温文尔雅。塑像与石台底座为一体烧造而成,通体滋润,胎质细腻、釉色纯净、釉面肥厚,白中见黄,如脂似玉。此件德化窑白瓷造像充分体现了明代德化瓷造像的高超技艺,其作品以细腻洁白的瓷胎和独具特色的“象牙白”釉将我国精湛的白瓷艺术推向了世界陶瓷艺术的顶峰,被后世誉为“中国白”,并被视为珍贵财富而备受追捧。

◆明肃藩王
说了这么多有关白衣寺塔的文物,那么修建古塔的明肃藩王到底为何人呢?

据记载,明初朱元璋把太子以外的皇子分封到各地,拥握重兵,作为专制皇权的军事支撑,镇守边疆。其封藩制度让宗室子弟世享着优厚的俸饷和待遇。洪武九年(1376年)九月太祖的第十四子朱楧出生,洪武十一年(1378年),3岁的朱楧便被封为汉王,二十五年(1392年),朱楧被改封为肃王,次年受命赶赴西北重镇甘州(今甘肃张掖)。建文帝元年(1399年),笃信道教的朱楧从甘州迁至临洮府兰县(今兰州市)。当时的甘州和临洮相比,兰州处在不太重要的位置,但朱楧迁兰后大规模建府邸宫观,倡导文化,对后来兰州的发展影响巨大。

从朱楧受封为第一代肃藩王,至崇祯十六年(1643年)末代肃王朱识鋐,共9世11王,经历251年。(肃王传至第六代肃怀王朱绅堵时便绝嗣,由怀王的堂叔缙缋受袭封,怀王后的三代肃王已不是原封肃王的嫡裔。)从可供参考的资料来看,历代肃王在兰州为藩王时都有在大兴土木、营建王府、修筑学宫、广修寺庙和水利设施等公益事业方面作出较大贡献,使兰州城市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保护兰州的文化古迹起到了积极的保护作用,也给我们留下了诸多不可多得的文化遗存,其中不乏出自于明代宫廷内府的珍品,而有一部分就源于白衣寺塔,这些塔刹出土的文物为我们研究明肃王在兰州以及与古塔之间的关系提供了宝贵的实物参考和历史依据。

(彩绘木独角兽 西汉 武威市磨嘴子汉墓出土)

【充满魔幻感的东方“独角兽”--獬豸】
在我国古代传说中有一种神兽名为獬豸(xiè zhì),它形似麒麟,大者如牛,小者如羊,头上长着一只尖尖的角,因而很多与獬豸有关的文物被称为“独角兽”。古人认为,獬豸是一种能够辨别是非曲直的神兽,也是“正大光明”“清平公正”的象征。

在甘肃省博物馆的二楼《丝绸之路文明》展厅里,有一件古代器物吸引了很多人驻足,它有一个很特别的名字叫“木独角兽”。这件“木独角兽”仅是甘肃省博物馆馆藏“独角兽”文物中的一件。据了解,甘肃省博物馆还有武威雷台汉墓、武威磨嘴子汉墓、酒泉汉墓等出土的木质、铜质独角兽多件。由于其造型独特、充满魔幻感,引起了很多参观者的好奇和追捧。甘肃省博物馆的“独角兽”文物在全国各省市展出时,成为出镜率最高的一件文物。

“独角兽”文物为何有如此魅力?除了它独特的外形外,其文化内涵也是值得探究的。在我国古代传说中有一种神兽名为獬豸,它形似麒麟,大者如牛,小者如羊,头上长着一只尖尖的角。因而,很多与獬豸有关的文物被称为“独角兽”。

甘肃省博物馆研究室主任李永平介绍说:“有学者认为,‘独角兽’所模仿的动物应该是犀牛,所以其原型应该来自南亚地区或者非洲北部。‘独角兽’的原型究竟源自东方,还是源自西方,目前在考古文物界还没有形成一致的看法。但可以肯定的是,‘独角兽’在我国古代被赋予了适合东方古代文化的新含义。在我国古代出现于汉晋时期墓葬中的‘独角兽’文物,可能还有更深刻的文化内涵,与古代南亚地区及中国西北地区的交往联系有关。近些年,在楼兰壁画墓壁画中也发现了‘独角兽’图像,这为研究‘独角兽’文化在丝绸之路上的传播提供了新的资料。”

在我国古代,传说獬豸能辨是非曲直,可识善恶忠奸,故历来被视为司法正义的标志。在古籍中,獬豸又写作解廌、獬廌、解豸,又称神羊、任法兽等。汉代学者杨孚在其专著《异物志》中对獬豸的特性进行过概述:“性别曲直,见人斗,触不直者;闻人争,咋不正者。”意思是说,獬豸能辨别是非曲直,能识善恶忠奸,凡是世间有人不遵纪守法,胡作非为,见到别人在争斗,他会用犀利之角触那个不正直的人;听到有人相争,它会用嘴咬不讲理的一方。

(彩绘木独角兽 西汉 武威市磨嘴子汉墓出土)

关于獬豸,还流传着一则寓言故事,苏轼曾在《艾子杂说》描写道:“齐宣公问艾子道:‘听说古时候有一种动物叫獬豸,你熟悉吗?’艾子答道:‘尧做皇帝时,是有一种神兽叫獬豸,饲养在宫廷里,它能分辨好坏,要是发现奸邪的官员,就用角把他触倒,然后把他吃下肚子。’艾子停了停接着感慨道:‘如果今天朝廷里还有这种猛兽的话,我想它不用再寻找其他的食物了。’”艾子所说的话不仅讽刺了当时的官场奸臣、贪官太多,也说明了獬豸是“正大光明”“清平公正”的象征。

獬豸还与法有着不解之缘,从古代“法”字的结构上就能体现出来。古代的“法”字写作“灋”(fǎ),《说文解字•廌部》记载:“灋,刑也,刑平如水,从水。廌,所以触不直者去之,从去。”“灋”字由“水”“廌”“去”三部分组成,“水”代表执法公平如水,“廌”代表惩罚不法者,“去”代表坚决除去不平。对于“廌”这种动物,《说文解字•廌部》云:“廌,解廌兽也,似山牛,一角;古者决讼,令触不直;象形,从豸省。”学者多认为“廌”就是獬豸。“廌”“法”二字合为一体,取公正不阿、公平如水之意。随着时间的推移,为方便书写和记忆的需要,“灋”字中的“廌”字被隐去,简化为“法”。

(铜独角兽 魏晋 酒泉市下河清出土)

獬豸作为“法”的化身,从春秋战国时期便出现在古代法官的服饰上。《后汉书•舆服志》中记载:“獬豸,神羊,能辨曲直,楚王尝获之,故以为冠。”讲的是,相传楚文王曾获一獬豸,照其形制成冠戴于头上,于是上行下效,獬豸冠在楚国成为时尚。“獬豸冠”寓意执法者铁面无私、明辨是非、公平公正。明清时,御史等执法者不仅要戴“獬豸冠”,还要穿绣有獬豸图案的补服,以表明辨善恶,刚正不阿。即使到了现代,也能看到很多法院门口摆放着一只或两只独角兽雕像,以表示对传统法律文化的继承和发扬。

【风雅的艺术收藏品--砚滴】

我国古代的书斋里,除了书籍笔砚,还有很多辅助性的文房用品,砚滴就是其中之一。

砚滴,也叫水滴、水注,是古人研墨时的注水器。古人研墨因砚池小,用水壶往砚池里滴水,往往很难控制水流量,于是就改进发明了研墨时滴水的器具——砚滴。砚滴和水壶相似,都是用来盛水和注水,都有储水腔、进水口和出水口,不同的是砚滴无盖,进水口亦是气孔,一只手指或按或放置进水口,即能自如控制出水口流水量。砚滴的出水孔小,为砚台注水很方便,因此获得了文人墨客的广泛喜爱。除了砚滴实用性之外,其造型各异、材质繁多,也由此在文玩中形成了一个独有的门类,成为人们收藏玩赏的艺术品。

李治甲,甘肃省收藏协会党委书记、大槐树书画院院长,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收藏砚滴,迄今为止已收藏各类砚滴近千件。砚滴并不是李治甲唯一的收藏品类,但却是他最珍贵的。

闲来之时,李治甲除了欣赏把玩,就是为这千余件砚滴一一创建“身份证”:记录每一件砚滴的特征、信息和故事,并一一拍照整理建档成册。几十年来,他一直延续着这样的收藏习惯,在他看来,收藏除了欣赏以外,就是要对藏品深入了解,研究其中的历史和文化,将藏品的故事和文化价值更好地延续下去。

彩陶神龟砚滴、紫砂冬笋砚滴、铜质圈型砚滴、铜鎏金蟾蜍砚滴、铝质瑞兽砚滴、蓝釉山楂形砚滴、青花扇形臂搁砚滴……一件件形态各异的砚滴都是李治甲的“宝贝”。他收藏的砚滴从材质上有陶瓷、紫砂、竹木、金属、玉石等,材质各异;从形制上有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人物的、动物的、植物的等,种类繁多。李治甲对这千余件砚滴如数家珍,喜好书法的他始终不舍得使用自己收藏的砚滴。

在收藏过程中,也让李治甲对砚滴的历史发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总结了很多关于砚滴的知识。例如砚滴的样式历代均有创新,如汉代砚滴多为龟蛇熊羊之形,古朴浑厚;魏晋时蛙、龟等青瓷砚滴较为流行;南北朝时期以动物造型居多,如蛙形、兔形等;唐代砚滴形制小巧,造型别致,除有瓷制品外,还有铜制品,如龟形砚滴;宋元之时,瓷砚滴再度兴盛,砚滴造型新颖别致,有舟形、坐俑形、童子牧牛形、鱼形等;明代瓷业高度发达,砚滴更是争奇斗艳;清代砚滴以象生形居多,做工精巧。

经过精心的收藏和研究整理,李治甲在砚滴收藏方面已颇有建树。他认为,砚滴有两大特点:第一是小巧,易于把玩,器型虽小,却艺术性极高,摆放在案头,意境深远,是文人雅士个性的集中体现;第二是形制多样,世间万物都可作为题材,欣赏砚滴如同进入万物博览园,使人目不暇接,心旷神怡。

集实用、欣赏、把玩于一身的砚滴,不愧是“风雅的艺术收藏品”。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