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手机报  >  专刊

甘肃手机报(一周汇)-2.09

 2019/03/27/ 05:18 来源:微信公众号:钛媒体


  站在新年的起点回望,过去一年发生了太多的“大转折”,几乎所有的狂飙突进,都在这一年陡然画下休止符:比特币从2万美元的高位蒸发八成;头顶光环的共享单车企业跌落神坛;永远的话题人物罗永浩陷入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的泥淖……看似如日中天的商业巨擘们,同样在这一年发生地基松动:新品iPhone 再也见不到排队抢购的场面,首次在华遭遇惨淡销量;社交帝国腾讯的流量阵地受到来自张一鸣军团的猛烈冲击;京东则被“黑天鹅”意外啄伤,股价“腰斩”……留给2019年的,满满的都是悬念。这也是我们期待未来,迎见变化的意义所在。

  《甘肃手机报*一周汇》

  2019年2月9日

  农历己亥年正月初五

  星期六

  ★为您读报)))http://yd.mediadaily.cn/gssp/20190224004.mp3

  〓本期导读〓

  >>刘强东会给自己找个接班人吗?

  >>微软能否保住“全球市值第一”的位置?

  >>比特币还会涨到2万美元吗?

  >>百度的AI会在2019开始赚钱吗?

  >>ofo的押金还能不能退回来了?

  >>谁会是登陆科创板的第一家企业?

  >>张一鸣能孵化出“微信杀手”吗?

  >>腾讯在短视频赛道上能逆袭吗?

  >>瑞幸咖啡会成为下一个ofo吗?

  >>今年iPhone新品会调低价格吗?

  【一问:刘强东会给自己找个接班人吗?】

  长久以来,京东,在外界看来是一家“没有二号人物”的公司。创始人刘强东手持80%投票权、掌握公司发展命脉。2018年,突如其来的“明尼苏达”事件,对京东提出了风险提示:公司命运与一号人物高度绑定的弊端。

  受此影响,刘强东在下半年缺席了几乎所有的互联网重要会议,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缺席、达沃斯论坛缺席、互联网大会缺席,而改革开放40年百杰民营企业家名单中,也没有他的名字。刘强东和奶茶妹妹的婚姻走向也成了业界一“瓜”。

  2019年,个人形象受损的刘强东是否会放权给接班人?就在这个问题提出的同时,京东召开的2019年年会,刘强东再次缺席;京东商城现任CEO 徐雷主导了本场年会。

  2018年7月,徐雷被任命为京东商城首位轮值CEO引发关注;2018年,京东集团完成了第二次重大组织架构调整。在年末的这轮架构调整后,三大事业群架构变为前中后台,多个部门负责人都不再向刘强东直接汇报,而均向轮值CEO徐雷汇报。外界感叹,京东的“二号人物”徐雷终于浮出水面。

  不过,京东集团CEO的宝座最终是否会降到这位“太子”身上还未可知。在瑞士举行的达沃斯会议上,京东三大业务掌门人一同亮相并拍下了一张合影。

  在徐雷的两边,一个是和徐雷一样,由徐新引荐给刘强东,从财务总监一路做到京东数字科技CEO的陈生强,另一个也是京东的股肱之臣,从京东商城运营体系负责人到京东物流CEO的王振辉。

  徐雷和陈生强、王振辉两位股肱之臣,你更看好谁成为刘强东的接班人?2019年,答案即将揭晓。

  【二问:微软能否保住“全球市值第一”的位置?】

  ----------

  2018年末,一场盘桓在美股五大科技巨头FAANG(Facebook、Apple、Amazon、Netfilx、Google)与微软之间的市值争夺大战,将大众目光重新聚焦在老牌科技公司微软的身上。

  经过激烈的角逐,截止2018年12月27日,据雅虎财经的跟踪数据,微软市值为7520亿美元,比苹果多出320亿,力压FAANG,成为美国最值钱的上市公司。

  掩藏在市值数字背后,世界科技巨头们排名或正在重新洗牌。随着各国对信息数据安全的重视,GDRP、欧洲在线版权法等不确定政策因素在连续冲击Facebook、谷歌等等,“FAANG”概念受挫,市场开始鼓吹以“MAGA”(微软、苹果、谷歌和亚马逊)为首的产业互联网巨头概念股。

  这给我们留下了极大的悬念,2019年,随着全球流量红利的衰退,互联网开始进入下半场。2019年,将是B端科技公司们的攻擂之年,也是C端巨头们的守擂之年。

  2019年1月的美股走向已经给我们留下了足够的悬念,市值第一的位置围绕着微软与亚马逊之间展开了激烈的竞争,两者市值均突破8000亿门槛,而谷歌母公司Alphabet及苹果依然在7500亿美元徘徊。大势之下,微软能否保住“全球市值第一”的位置,将是2019年最大的悬念。

  【三问:比特币还会涨到2万美元吗?】

  9年前,一个名为Laszlo Hanyecz的程序员用一万个比特币购买了两个披萨。

  而直到2017年12月,当比特币的单价攀升到20000美元时,人们的肾上腺素被彻底唤醒。在利益的驱使下,一场裹挟着泥沙和信仰的加密货币革命在2018年全面打响。

  手持一份粗糙的白皮书、拉几个大佬站台、马不停蹄的在全世界参会路演,项目方利用各种巧妙的区块链概念在全球进行募资。紧接着,项目方跑路、交易平台被黑、币价下跌、投资人维权、全球监管趋严。一时间,疯狂的加密货币市场陷入到恐慌之中。

  如果说2017年是比特币的繁荣之年,那2018年就是加密货币市场全面溃败的一年。站在2019年的门槛上,一枚比特币价格仅不到4000美元,距离最高峰已跌去超80%,2018全年数字货币市场蒸发7276亿美元,同比下跌87.76%。

  熊市所引发的恐慌在整个市场弥漫。加密数币货币交易所被看作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掠食者”,靠着交易手续费就可以旱涝保收。但是过去这一年,90%的中小交易所陆续倒闭,就连火币、币安和oKEx这样的头部交易平台都在想着“活下去”。

  火币和oKEx先后拿钱买下港股上市公司壳资源,引导资本流入、扩大影响力,跳出“一条腿走路”的业务模式,而币安创始人赵长鹏面也直言,2019年是调整之年。

  此外,曾经伴随着币价走高而暴富的矿机生产商,正在经历着“矿场关机矿机论斤卖”的尴尬处境。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科技,全球前三大矿机厂商寻求港股上市,但时至今日,他们的招股书静静躺着,逐渐失效……

  2019年伊始,比特币迎来“十周岁生日”,90%的下跌是否已经触底?背后没有价值支撑的加密货币能否赢回信任?全球多国如何在政策监管中鼓励金融创新?那些仍然留守在这个市场踽踽前行的参与者,能否盼来真正的“产业区块链”时代?

  【四问:百度的AI会在2019开始赚钱吗?】

  求变中的百度,将未来寄托在人工智能上。如果用一句话形容当下其人工智能商业化的状态,那就是“万事皆备,只欠东风”。

  迄今,业务层面,百度已形成百度云、自动驾驶平台Apollo、语音交互平台DuerOS为主的“三驾马车”战略,具体来说:Apollo是“先锋”,用以开辟AI领域当下最为火热的自动驾驶场景;DuerOS指向流量入口,利用语音交互与硬件补贴,在线下获取用户、训练算法;百度云则覆盖产业互联网,针对传统企业IT结构的转型趋势,从底层技术支撑 To B 业务发展。在曾经的百度“改革者”陆奇离职后,百度在2018年明显加快了AI业务的商业化进程。

  以Apollo 为例,在今年1月的美国CES,百度首次发布智能驾驶商业化解决方案 Apollo Enterprise(Apollo 企业版),同时宣布已与福特、威马、长城等厂商达成合作,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将其称为:“百度Apollo实现商业化的元年”。

  百度云业务也在朝着垂直化、落地化的方向进行。百度云副总经理李硕曾经表示,百度对AI能力的需求可以提炼为三个字:获得感。为了拿下B端客户,百度接连推出更容易交付的ABC-STACK、ABC一体机,以及更完整的“端云一体化”的解决方案。

  DuerOS则尤其展现出更为明显的商业化潜质,相比国内天猫OS、小爱同学等语音交互系统,DuerOS在去年年中率先实现了商业化闭环。随着DuerOS3.0上线,DuerOS上的Skill Store(技能平台)将对苹果iOS上的AppStore,其中有两种变现方式:打造付费技能,或是技能内付费。

  不过,搭建有效的营收手段,只是百度人工智能走向商业化的第一步。一个直观的结论是,AI业务尚未在百度财报中占据一席之地。

  根据百度Q3财报显示,以搜索与交易服务为主的“百度核心营收”总营收为人民币216亿元(约合31.5亿美元),在当季总营收(人民币282亿元,约合41.1亿美元)中占比77%。

  不论是底层技术研发的投入,还是AI产品化、商业化的输入能力,百度在国内互联网公司中的确占有优势。但To B客户的拓展与服务从来不能一蹴而就,百度旗下Apollo、百度云等产品仍需要进一步修炼客户服务的内功,这对于百度这类以C 端业务起家的公司更是挑战。

  可以说,百度的AI业务的发展节奏,直接取决于其在相关行业的B端拿单与持续服务能力,这也要求百度对内重新整理架构,对外建立更完整的销售链路与解决方案。

  2019年,究竟是否能在百度财报中看到更多有关AI业务的营收捷报,值得期待。

  【五问:ofo的押金还能不能退回来了?】

  2017年时,疯狂补贴的ofo还在被人们歌颂;到了2018年底,这家公司已经结结实实的跌落谷底,至今未见任何反弹的机会。滴滴、Uber大战之后(2016年),共享出行再度被推上风口,曾经是创投市场的一剂猛药。

  一时间,小蓝、小鸣、优拜、哈罗等共享单车品牌加入混战,已经边缘化的自行车厂再次焕发了生机,甚至连汽车、充电宝、雨伞都相继前来凑热闹。

  单车出行行业陷入癫狂,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刚刚过去的O2O大战,也忘记了资本快速催熟下网约车市场的畸形发展。这场狂欢仅仅维持了一年,2017年那些前赴后继投身于烧钱大战的企业,相继因资金链断裂、挪用用户押金等原因成为“累累白骨”。如今市场仅剩ofo、摩拜、哈罗与滴滴的青桔单车。

  2018年,共享经济落幕的一年,凛冬已至。多方消息显示,ofo的资金链已经撑不了多久;2019年1月23日,摩拜单车品牌更名为“美团单车”。

  历史是最容易被人遗忘的,但却总会让遗忘历史的人付出代价。还捆在App上的那些用户怎么办?我们替每一个人捏一把汗。

  【六问:谁会是登陆科创板的第一家企业?】

  ----------

  中国人的“东方纳斯达克”之梦已经酣沉十年,似乎在2019年终于要迎来成真时刻。科创板,这个刚刚度过两个月生日的资本市场新名词开始越来越多的见诸报端,来自最高领导人的官方定调、注册制的先行试点让它一出世就引人关注,饱受期待。期待直观反映了资本市场的痼疾所在。

  在中国,多层资本市场建设已经经历超过30年。直观来看,目前各板已经各司其职--主板上市的主要为大型蓝筹企业,创业板大部分是运营已久、已有稳定收益的成长性企业,新三板企业主要为体量偏小、创新、创业的中小微企业。

  但实际情况是,这些不同的“板们”差异不大,主板和中小板上市在企业财务指标方面的要求几乎完全一致;创业板上市条件虽然低于主板,但盈利指标门槛依然较高。而门槛最低的新三板则面临着最尴尬的局面,企业业绩普遍较差,且创新性不足,大批经营传统业务的企业聚集其中,市场流动性严重不足、换手率极低。

  细密的经纬线筛除了大量有融资需求又尚未盈利的科技创新企业--它们正是互联网时代以来创新典型,BAT以降的绝大部分科创企业不得不选择远渡重洋,境外上市。

  纳斯达克在这一时期走上发展快车道,其市值占纽交所上市企业市值的比重由2000年的2%一路上升至2018年的44%。这个美国创业板在全球资本市场中的地位不断稳固。

  在这个背景下,科创板+注册制的推出,显然满怀着监管层对于打造中国版纳斯达克的期待。业界都在期待更具体的操作细则。与此同时,一份最有可能率先进入科创板的企业名单正在坊间流传,可以确定的是,2019年将有一批企业率先进入科创板名单,实现“上市梦想”。

  2018年11月,上交所发行上市部总经理魏刚公开表示,科创板争取2019年上半年“见到成效”。如此看来,来自科创板的首份答卷将很快揭晓。

  【七问:张一鸣能孵化出“微信杀手”吗?】

  ----------

  2019年开年互联网第一枪在社交领域打响。同一天三家明星公司推出三款社交产品。毫无意外,它们的分享链接也遭到了社交通讯寡头微信的“屏蔽”。

  日活10亿的微信,成为每个人连接世界的枢纽,并建立起了庞大的生态,从微信公众号、微信支付、小程序到生活服务,经过8年积累,建立了稳定生态和“护城河”。如何巧借微信红利,成为任何一个互联网产品的必修课。

  随着字节跳动等看准社交赛道的“挑战者”们站出来,微信张小龙,真的足够“老”了吗?

  字节跳动在社交上的迫切野心,在2017年就有所显现;而抖音成功爆发,让这家公司坐上了短视频领域的头把交椅。

  头条系App已成矩阵,从多个维度蚕食线上流量份额,腾讯无法坐视不管。在过去的2018年,张一鸣手中的多款短视频产品,尤其是如日中天的抖音,都遭到了微信的屏蔽。新势力崛起要挑战旧的江湖地位,光是朋友圈互怼和发布会隔空喊话没用,必须孵化出能打、善打、经打的产品。

  字节跳动把还未上线的产品第一次发布会献给了“多闪”--一款来自抖音、定位于熟人社交的APP,切入的是小部分群体(年轻人)的低频需求(视频形式的聊天)。今日头条新晋CEO陈林多次喊话马化腾,表明二者不是竞争对手,希望微信能解封分享链接与二维码。

  除此之外,字节跳动还有另外一款专注于通讯社交的产品“飞聊”悬而未发、尚未露面;陈林说要“重做朋友圈”,还有另外一个小想法春节后再说。这所超级APP工厂,在今年会给微信致命一击吗?

  【八问:腾讯在短视频赛道上能逆袭吗?】

  在短视频领域,腾讯与字节跳动短兵相接,已到拼刺刀阶段。

  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正在加剧蚕食用户在微信上的注意力。其不仅开辟了新的流量入口,与阿里“联姻”后也有了清晰的变现路径--一是提升了用户的留存,二是为抖音的生态赋予了新的可能性。这让从来都缺乏电商基因,又处于流量变现困境的腾讯感到焦虑。

  因此,腾讯选择重启微视、狙击抖音,力图以“微视+13款短视频”的“全家桶”对抗字节跳动的“APP工厂”。

  腾讯不惜既做运动员又做裁判。一方面,在2018年4月开始的互联网短视频整治中,腾讯封禁了包括抖音、微视、快手等短视频应用外链的直接播放功能。另一方面,腾讯举全平台之力运营微视,砸下30亿重金引明星入驻。在腾讯最大的流量入口微信,微视也被置于重要位置。据观察,微视已与腾讯旗下的QQ音乐和全民K歌实现互通。

  字节跳动在短视频领域已经逼近“一超多强”。在今年1月15日的“多闪”发布会上,抖音总裁张楠表示,抖音日活突破2.5亿,月活突破5亿。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字节跳动以抖音、西瓜视频和火山小视频三款产品位列短视频App月活2-4名。而2018年4月启动的微视,在腾讯的大力推广下,仅位列第5名。

  凭借“搜索+算法推荐”以及有趣的运营方式,头条系的产品富有引爆点。而守着QQ微信巨大流量池的腾讯,后续推出的无论是短视频还是社交产品都未能激起太大的水花。

  腾讯押注短视频赛道,是对字节跳动的一次战略性防御,也是腾讯对自身流量阵地的一次防守。在字节跳动宣布推出视频社交产品“多闪”后,“抖腾大战”的战火继续蔓延。

  当前赛场上对垒的,一个是估值750亿美元的后起之秀,一个是刚过20年周年的社交巨人。

  复制一个抖音,前路艰难;在重金押注后,腾讯的短视频(微视)能够逆袭吗?

  【九问:瑞幸咖啡会成为下一个ofo吗?】

  瑞幸咖啡,一匹黑马。在2018年经历多轮融资后,这家公司已然晋级大独角兽公司。然而,迅速增长的背后,是舆论对其持续的质疑:烧钱补贴能否烧出一个真实的市场?

  野蛮增长的瑞幸咖啡,靠着消费模式上的创新、密集的广告投放、持续补贴等方式获取了大批拥趸。不过,业界对其亏损能否长期持续抱有悲观预计。

  在瑞幸咖啡新零售争夺战的背后,是资本与巨头之间的角逐,投身阿里的星巴克对这家公司的崛起不可能等闲视之。就其商业模式而言,若想扭亏为盈依赖于规模化竞争优势的确立。但目前来看,若是降低补贴程度,或是减低营销预算想必都会对其复购情况产生影响。

  在中国,瑞幸的人群定位则更像星巴克。在“独孤求败”的星巴克面前,人们会持续为外卖咖啡买单吗?有朝一日,人们是否会逐渐忘却星巴克的品牌?这些问题让人对未来一年遐想连篇。

  瑞幸能否如愿登陆二级市场?一个围绕咖啡的“百团大战”,会在2019上演吗?如果行业被拖入“赔本赚吆喝”的局面,这家公司能否笑到最后?“下一个ofo”的质疑,到底是一场诅咒还是会变为事实?

  【十问:今年iPhone新品会调低价格吗?】

  2018年,众人发现,苹果最重要的新品发售日店里没有人排队了。这不是粉丝的恶搞,而是苹果在中国市场销售情况最直观的体现。到了年底,看到业绩数据的CEO库克,真的开始为苹果的未来焦虑了,调低了未来一季度的收入预期。

  2018年,iPhone在中国市场的销售惨淡,慢慢将苹果这一智能手机霸主推下了神坛。伴随的是,中国品牌崛起,华为、小米、OPPO、vivo等份额直线上升。

  事实上,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显现出一些迹象。价格坚如磐石的iPhone,自今年1月11日起,部分机型在京东、苏宁等平台上价格下调,侧面反映苹果官方出货价格的调整。不过,有分析师认为,这只是“偏短期的策略”,与现有的产品库存情况(非新机型)密切相关。

  总体来看,目前苹果在中国市场的产品价格偏高,非常不利于新一年的出货量及用户规模增长。

  正如路透社的评论:“苹果用高价把自己送出了中国手机市场。”

  从中长期的角度来看,苹果2019年发布的新机型及其定价会否在价格上让步,更值得关注。来年,掌舵人库克将会如何抉择?苹果如何做出更聪明的定价策略?

  (内容来源:微信公众号:钛媒体)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