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手机报  >  专刊

甘肃手机报(周末版)-6.30

 2019/06/28/ 17:15 来源:综合

6月25日起,“陇风二号”行动在甘肃展开。什么是“陇风二号”?之前有“陇风一号”?关于扫黑除恶,还有多少信息你不了解?全国打黑办如何变身扫黑办,变身之后有哪些不同?甘肃的扫黑除恶进行到什么程度、什么阶段了?在日常生活中,有涉黑、涉恶的高危行业和人群吗?碰到哪些非法行为可以按黑恶行为举报?既然有这么多“不了解”,那就不要作旁观者,从详细阅读本期甘肃手机报开始吧!

《甘肃手机报*周末版》

2019年6月30日

农历己亥年五月廿八

星期日

★为您读报))) http://isjb.cn/QnIeYvV

〓本期导读〓

【最新行动】甘肃省公安厅启动“陇风二号”

【背景解密】全国“打黑办”变“扫黑办” 4位副国级“坐镇”

【数说成绩】23天778人4.9亿元 一串数字背后是“一片黑”

【高危警示】兰州公安提醒:10种行为可能成为黑恶势力帮凶

【隐疾重重】中央督导组给甘肃找了这些问题

【案例解读】黑恶势力或“靠山吃山”或靠“贷”吃“贷

【最新行动】

>甘肃省公安厅启动“陇风二号”

----------

6月25日,甘肃省公安厅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陇风一号”行动以来甘肃省级公安机关取得的战果。甘肃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王立朝表示,甘肃省公安厅在圆满完成“陇风一号”扫黑除恶行动的同时,已于6月25日启动“陇风二号”行动,乘胜追击,继续严厉打击各类黑恶势力犯罪,向群众交一份满意答卷。

王立朝介绍,“陇风二号”从6月25日发起到6月30日截止。“陇风二号”集中行动将在“陇风一号”集中行动基础上,精心组织、紧盯重点、接续发力,紧紧围绕中央督导组反馈意见,提高站位、突出主线、合成作战、奋力攻坚,力争再打掉一批黑恶势力犯罪团伙,破获一批违法犯罪案件,整治一批地区、行业、场所等治安乱点。

【背景解密】

>全国“打黑办”变“扫黑办” 4位副国级“坐镇”

----------

2018年6月20日,在北京召开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全国扫黑办主任会议。这个会议无论内容还是阵容都值得关注。

先来说个背景。今年以来,高层不断释放“扫黑除恶”的信号。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2月公检法司联合发布“最后通牒”,要求黑恶势力主动投案自首。之后,各地公安也陆续收网,一批涉黑犯罪分子也陆续被宣判。

“打黑办”变身“扫黑办”。6月20日召开的全国扫黑办主任会议的新闻稿,公布了“扫黑办”的领导架构:公开报道中,这是全国“扫黑办”主任的首次开会。在“扫黑办”之前,有一个“打黑办”。

来说说这个“打黑办”。打击黑恶势力在中国政治场域并不少见。“自2000年以来,只有2003年5月至2006年1月没有开展全国性的专项斗争。”《瞭望东方周刊》曾这样表示。

2006年2月22日,中央政法委召开全国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电视电话会议,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出席,部署行动。之后,中央成立了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协调小组,并设立全国“打黑办”。当时为了打黑,还发动老百姓举报。

据当时媒体报道,打黑除恶举报电话公布短短十几天,就接到举报电话上千个,反映涉黑涉恶犯罪和其他刑事犯罪的占70%。举报线索的电话分别从山东、四川、山西、上海、广东、河南等地打进。

一把手升格。由“打”改为“扫”,可以追溯到今年1月高层下发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

当时官媒新华社曾发文分析称--过去“打黑”强调点对点打击黑恶势力犯罪,这次“扫黑”是从夯实党的执政根基、巩固执政基础、加强基层政权建设、维护国家长治久安的角度,在更大范围内,更全面、更深入的扫除黑恶势力,不但要打击犯罪,还要打击违法行为。

不过,“打黑办”和“扫黑办”的差别也不仅仅是在字面儿上,前者的主任是公安部副部长,而后者的主任,则是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副主任也不同。2010年1月,全国打黑办曾开过一个新闻通气会,当时有4位副主任露面,即:

时任中央政法委综治督导室主任胡增印;

时任最高法刑三庭庭长高憬宏;

时任最高检察院侦查监督厅副厅长黄海龙;

时任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廖进荣。

虽然和“打黑办”阵容相比,都有公检法三方人员参与其中,但“扫黑办”的副主任,分别是最高法副院长、最高检检委会专职委员以及公安部副部长。

◆4位副国级“坐镇”

升格的,不仅仅是“扫黑办”。“某某办”往往是“某某领导小组”的日常办事机构,我们有很多“某某领导小组”的议事协调机构,扫黑除恶工作当然也不例外。

在“扫黑办”阵容公布前大概一个月,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会议召开,外界通过新闻报道也获悉了该小组的强大阵容。

这个小组,有郭声琨、赵克志、周强、张军4位副国级“坐镇”,副组长覆盖了公检法三家的“一把手”。

之前“打黑除恶协调小组”的5位副组长都是所在部门副职,而这次公检法均直接由正职“一把手”出任,足见高层重视。

【数说成绩】

>23天778人4.9亿元 一串数字背后是扫掉的“一片黑”

----------

6月10日至20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9督导组派出5个下沉组和2个机动下沉组,对甘肃省12个市(州)和兰州新区进行下沉督导。其间,听取了各市(州)和33个县(市、区)党委关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工作汇报和书面汇报,走访乡镇(街道)62个,村居106个,个别谈话619人,访谈群众1080人,接触举报人28人,暗访14次,查阅资料14619份(册),线索核查801条,案件评查88件,督办重点案件27起,召开座谈会68次,发放调查问卷1131张,受理举报信件959件。

省政府新闻办6月21日下午召开甘肃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六次新闻发布会,通报中央督导组进驻以来我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取得的新进展。

从5月29日中央第19督导组正式进驻到6月20日,在短短23天的时间内,全省公安机关通过开展“陇风一号”集中收网等行动,新打掉涉黑涉恶犯罪团伙52个,其中涉黑社会性质组织7个,涉恶犯罪集团13个,涉恶团伙32个,抓捕涉黑涉恶犯罪嫌疑人778人,查封、冻结、扣押涉案资产4.9亿多元。

全省检察机关集中起诉涉黑涉恶犯罪案件77件680人,其中涉黑案件7件148人、涉恶案件70件532人;全省审判机关集中宣判涉黑涉恶案件62件486人,其中涉黑案件7件、涉恶案件55件、重刑人数171人。

【高危警示】

>兰州公安提醒:10种行为可能成为黑恶势力帮凶

----------

近日,兰州公安机关对可能成为黑恶势力帮凶的10种行为进行了总结,提醒大家远离违法经营,拒绝横行霸道,当懂法合法的公民。

◆危险行为一:假如你是一个农民,但你有一个当村支书的“铁哥们”“把兄弟”,在村里可以一手遮天、说一不二,通过组织拉票贿选还帮你当上了村干部,之后你们垄断村里各种资源,啃食村民利益,霸占或低价转让村集体资产攫取利益,干一些违法乱纪的勾当。不知不觉中,你和这个村霸就是“扫黑除恶”的最佳对象。

◆危险行为二:假如你在一个大型游戏厅或者电玩城工作,实际上你心里很清楚它就是一个披着合法外衣的赌博黑窝点,所谓的游戏机就是赌博机,什么“一剑十八鲨”、“万能鲨”、“海鲨王子”等赌博游戏应有尽有,你的老板很牛,十足黑老大的范儿,雇了一帮小弟看场子,你就是其中之一,那么你的行为可能涉嫌了开设赌场罪或赌博罪。这样的工作最好早点放弃。

◆危险行为三:假如你在一个矿业公司上班,还是一个部门经理,负责组织生产;你的老板更牛,什么“优秀企业家”、“政协委员”光环罩身,但背地里却网罗一帮地痞流氓,用猎枪、铁棍和炸药开道,暴力抢夺矿井,是威震一方的“矿霸”,没有资质私挖滥采。那么,扫黑除恶时,你也会成为“非法采矿罪”的犯罪嫌疑人之一。

◆危险行为四:假如你是一名陪游客“游山玩水”的导游,当然这并不是你工作的主要目的,你的另一项工作就是带游客“赶场购物、强迫交易”赚取钱财,当然这肯定会遇到不识趣、不听话甚至对抗的游客,但这难不倒你,因为你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后面有挺你的江湖“大哥”,当然那些卖货的也不是善茬,不识趣的就恐吓,不听话的都关小黑屋,对抗的那就直接打趴下。你就是所谓的黑导游。

◆危险行为五:假如你是一名嫉恶如仇的人,整天对社会不满,对政府失望,觉得世界太黑暗,却没有什么发泄渠道,有一天你在网上认识了一位自称民间正义人士,与你志同道合,于是编造一些虚假灾情、警情和恐怖信息,甚至抹黑党和政府的视频、言论等,让你整天通过各种网络渠道传播。实际上,你已经被黑恶势力所利用。

◆危险行为六:假如你为一家“小贷”公司工作,实际上你也知道它就是一个放高利贷的。既然是高利贷,自然就有还不起钱的,你就是帮你的老板讨债的,你以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对还不起钱的,你们就恐吓、堵门、殴打、拘禁、侮辱。这些行为都在扫黑除恶的范畴,要及时远离。

◆危险行为七:假如你在“会所”“浴池”等场所工作,你的老板却是表面合法经营,但内藏“黄赌毒”,虽然你人不恶,但是对老板的指示也是言听计从,这样你就成了犯罪的帮凶。

◆危险行为八:假如你在一家房产开发公司或拆迁公司工作,待遇不错。然而,你的“同事”是蛮横跋扈的地痞无赖,你天天跟着他们对“钉子户”威胁恐吓、掐电断水、破坏滋扰、砸玻璃喷油漆,最后还暴力强拆。你这就是典型的跟黑恶势力挂上边了。

◆危险行为九:假如你在为不想从事体力劳动而苦恼,一天有朋友给你提供了一个好差事,不用卖苦力,也不用动脑筋,在你朋友控制的菜市场、夜市、早市,向小摊小贩收管理费,实际上就是“保护费”,欺行霸市、嚣张跋扈,遇到不服管理的、或不交钱、少交钱的,就骂骂咧咧,闹僵了就掀摊子,甚至拳脚相加。这样你就会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市霸”,并成为“扫黑除恶”的对象。

◆危险行为十:假如你只是一个基层公务员,你以为黑恶势力“保护伞”永远都不会跟你挂上边。其实,只要你拿了人家好处,不用什么称兄道弟,在管理职责内,对一些人欺压百姓、横行霸道的行为视而不见、包庇纵容、违法不纠、执法不严、有案不立、有案不查,那么你就成了地道的黑恶势力“保护伞”。

【隐疾重重】

>力度不大,办法不多,案件进展缓慢 中央督导组给甘肃找了这些问题

----------

2019年6月23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9督导组督导甘肃省第二次工作对接会在兰州召开。督导组组长乔传秀主持会议,并代表督导组提出五点工作建议。副组长陈智敏通报了下沉督导期间有关情况和发现的主要问题。

◆在政治站位方面

一是部分市县乡党政领导干部对专项斗争严峻性、艰巨性、复杂性认识不足,斗争精神不强。二是部分公检法机关依法打击、集中攻坚、协同作战的主动性、自觉性不够。三是一些行业主管部门没有把中央要求的综合治理、源头治理放在重要位置来抓,履职不担责,不作为、慢作为。

在依法严惩方面。一是有的地方对一些黑恶势力攻坚克难、深挖彻查的决心不够,力度不大,办法不多,案件进展缓慢。二是部分地方政法机关缺乏协同联动和集中攻坚的工作机制,没有真正做到依法快侦、快诉、快判。三是部分地方政法机关对电信诈骗、“套路贷”“软暴力”等新型犯罪打击力度不够。

◆在综合治理方面

一是一些地区非法集资、高利放贷等金融乱象突出,多头审批,无序发展,群众反映很大。二是部分市县行业主管部门履行监管职责不到位,摸排线索不认真,行政执法和刑事司法衔接不紧密,整改整治不够及时有力,与边扫、边治、边建的要求有差距。三是部分地方政法机关和相关管理部门对前科劣迹人员、社会闲散人员、吸毒人员以及问题青少年等重点人群开展帮扶管教和动态管控不到位。

◆在深挖彻查方面

一是部分地方落实“一案三查”“两个一律”不到位,普遍存在着在查处“保护伞”过程中只用党纪政务手段,对可能涉嫌犯罪的没有移交司法处理的问题。二是部分地方“打财断血”不坚决、不彻底,重办案、轻断血,侦办涉黑涉恶案件与查清涉案财产没有同步展开,抓捕涉黑涉恶犯罪分子和清查涉案财产没有同步进行。

◆在组织建设方面

一是部分地方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整顿提升不到位、不彻底,对村“两委”候选人联审把关不严。二是有的地方宗族恶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把持侵蚀基层政权的问题值得关注。在组织领导方面。一是部分市(州)、县(市、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作用发挥不充分,主要领导“只挂帅不出征”,对扫黑除恶“打伞破网”“打财断血”重点工作没有抓在手里、亲力亲为,对一些重点问题、重大案件等研究推动不及时,在协调指导纪检监察机关和公检法机关办理疑难复杂案件增进共识、协同办案上不得力。二是一些市(州)、县(市、区)宣传工作没有很好地起到震慑犯罪和发动群众的作用。

【案例解读】

>黑恶势力或“靠山吃山”或靠“贷”吃“贷”

---------

6月19日、20日、25日,甘肃省检察院、法院公布了全省检察院、全省法院集中公诉、宣判的涉黑涉恶案件。在这些案件中,以“贷”为背景的案件占了大多数,“贷”又分为套路贷和高利贷两种。在6月19日公布的6起案件中,有3起案件是以“贷”为背景的涉黑案,分别是会宁县牟某某等31人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武威市李某某、刘某等8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案、平凉市灵台县魏某等15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案。在6月20日公布的9起涉黑案件中,有6起为“套路贷”案,设“贷”案占了所有案件的近60%。在所有23起被公诉和已宣判案件中,设“贷”的案件占了14件,已超出总案件数的60%。

除了靠贷吃贷,涉黑案件中还有“靠山吃山”现象,比如武威市凉州区沈某某等13人恶势力犯罪案,自2014年以来,被告人沈某某等人长期盘踞在武威火车站附近,对该区域出租车业务形成垄断运营,不按规定使用计价器,高额收取出租车费,对进入该区域载客的异地出租车或私家车辆随意拦截、辱骂、敲诈、殴打。当地火车站成为这个恶势力团伙的“山”。

再比如平凉市崇信县于某某等4人宗族恶势力犯罪案。被告人于某甲、于某乙、于某丙、于某丁4人系同宗族兄弟,自2006年以来,4人经常纠集,多次随意殴打本村村民及其他人员,实施寻衅滋事行为20起。于某甲、于某乙长期以拦筑土坝方式私自占有集体农用地28.75亩,在修建国道征地过程中,无理要求提高补偿标准,通过阻碍施工方式迫使施工项目部同意征用其中26.429亩农用地,非法获利100余万元。村民世代赖以生存的村子成了宗族恶势力敛财的“山”。

还有平川李某恶势力案。李伟平、李亚东盘踞在所在的村子周围,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或进入他人矿区范围内采矿,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被告人李伟平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要挟的方法勒索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国有土地、国有资源成了他们敛财的“金山”。

(本期内容来源:北青网、甘肃日报、兰州晨报、兰州晚报)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