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手机报  >  文化

陇上名将甘延寿: 鏖兵万里扫灭匈奴

 2019/11/07/ 08:58 来源:兰州晨报

  在大汉王朝向西开拓,打通丝绸之路,隔断匈奴羌戎联系的诸多大战中,一大批甘肃名将脱颖而出,庆阳人甘延寿就是其中之一。

  千年前, 他和陈汤留下一句名言: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A古代出色的运动员

  甘延寿字君况,北地郁郅(庆城县)人。这里自古就是英雄豪杰辈出的地方,诸如王围、李息、傅介子、公孙贺等人,在历史上都留下了辉煌的一笔。甘延寿从小就受北地尚武之风的影响,武艺惊人。

  少年时,甘延寿因善于骑射而被选入羽林军,成为皇帝青年军官团的一员。由于武艺出众,还被提拔为郎官。不久,甘延寿被提拔重用,任命为辽东太守。

  甘延寿还是历史上最出色的田径运动员之一!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甘延寿有两项特长,可谓冠绝一时。关于这两项特长,史书中记载很简单:“投石拔距绝于等伦,尝超逾羽林亭楼,由是迁为郎。”这是羽林军提拔他为郎官的理由。

  近百年来,研究体育运动的学者对甘延寿的这两项特长进行了研究,得出了惊人结论。

  投石,就是以石头投人。不过,这石头比较有讲究。这是当时实战训练的飞石,一块12斤,用机械发射的时候,可以达200步,而甘延寿有力量,能用手投出200步。在当时就惊呆了一批人。

  汉代一斤相当于258克,12斤相当于现在的6斤多。汉代的一步相当于六尺四寸,相当于现在的1.4米。200步就是280米。也就是说,甘延寿能把6斤重的铅球,投掷出280米远。可见,他的力量和技巧是多么惊人。

  拔距就是跳跃训练(也有人说是腕力训练)。甘延寿拔距,超逾羽林亭楼。人们推算,当时羽林军的岗楼,其门亭的高度超过2.5米。就是说,甘延寿跳高的纪录,超过2.5米。

  不仅铅球投得远,跳高也是高手,骑马、射箭更不在话下。甘延寿的多项全能,算是历史上出色的运动员了。

  B匈奴单于作死招战祸

  不久,车骑将军许嘉推荐了他为郎中、谏议大夫。此时,西域形势发生巨变。匈奴内乱,五单于争位。郅支单于势力渐长,逐渐蚕食西域的其他国家,攻破呼偈、坚昆、丁令,逐渐叛离汉王朝,起初刁难羞辱汉朝使臣江乃始等人,又发展到杀害汉使。

  原来,郅支单于有个儿子在长安当人质。他要求汉朝放回,举族内附。于是,朝廷派卫司马谷吉把质子护送给郅支单于。谁知,人质送到后,郅支单于却翻脸了,杀害卫司马谷吉等人。心虚的郅支单于逃到了康居,娶了康居王的女儿。等站稳后,却杀了康居王女儿和一众王公贵族,霸占了康居。接着,又多次羞辱汉使。

  康居国,距离汉长安城大约一万二千里,拥有现在新疆北境以及中亚部分地区。此国一直延续到了唐朝,人称康国。

  匈奴郅支单于兴风作浪,时任西域都护的郑吉身体有病,要求退休。在这种情况下,朝廷调整了西域都护的人选。甘延寿出任西域都护、骑都尉,陈汤任西域副校尉。

  公元前36年(汉元帝建昭三年),甘延寿、陈汤抵达西域就任。一路上,他们详细了解了各地地理山川,准备建功于边陲,封侯于万里。尤其是陈汤,为人沉勇有大局观,善于出谋划策,向往着建立奇功。

  陈汤一门心思干大事,他矫制动员西域的城郭诸国兵、车师戊己校尉屯田吏士,开始行动了!甘延寿只好与陈汤召集汉兵及西域15国的胡兵合计四万余人出发,兵分两路,杀向康居。出发后,甘延寿、陈汤上疏自劾奏矫制,说了出兵的情形。

  C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大军出动,风云变色。沿途不断取胜,他们把财物赏赐给士卒,士气大振。进入康居东面边境,汉军严明军纪,使用离间计分化拉拢康居各处势力。

  第二天,大军紧逼到距离康居城三十里的地方扎营。这时,郅支单于有些慌了,赶紧派使者来询问,汉军到此有何贵干啊?甘延寿、陈汤他们的回答很直接,专门来接单于夫妻到长安定居!

  第三天,汉军继续紧逼,在距离康居城三里的地方扎营。前有大军,后退无路。郅支单于只能负隅顽抗,最后一搏。

  郅支单于的部属中,有两种比较独特的作战方式。一是鱼鳞阵,一是重木城。所谓的鱼鳞阵,就是步兵向前突击中,为防止敌军弓箭,将盾牌竖起、顶起,相互叠压,如同鱼鳞或者龟甲一样,减少敌军箭支的射伤。重木城则是用两重木头修建城堡,木头分为高低两重,高的一层木头向外,低的在里。中间或填土,或空心,上有栈道供人行走。

  汉军先在城外同郅支单于开战。当夜,汉军派人烧城,郅支单于出动骑兵,攻击汉军。谁知,汉军烧城是个圈套,匈奴人闯入汉军伏击圈,数百骑被射杀。

  困兽犹斗的郅支单于带着夫人们在城楼上同汉军对射。结果,好几位夫人被射死。过了半夜,木城被烧通,汉军攻入城内,郅支单于率男女百余人躲入内城。

  汉兵纵火进攻,吏士争入内城,单于被杀死,汉军找到了被抓的两位汉使节,以及谷吉等的书信。此战,斩匈奴阏氏、太子、名王以下1518级,生虏145人,降虏千余人。整个西域震动,其威慑绵延数十年之久。

  战后,甘延寿、陈汤上疏,其中说了一句千古名言:“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汉元帝封甘延寿为义成侯,长水校尉;赐陈汤爵关内侯,射声校尉。甘延寿后来迁城门校尉、护军都尉,死在任上。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