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手机报  >  专刊

甘肃手机报(周末版)-11.24

 2019/11/22/ 17:03 来源:综合

2

QQ、微博、微信、淘宝、天猫、京东、抖音、快手……你有多少个网络账号?你的网络账号价值多少想过吗?网络账号可以继承吗?可以写入遗嘱吗?互联网时代的你,也许从来没考虑过这些问题,但有人会考虑。近日,一名90后电竞选手在综艺节目中给自己立下遗嘱,并将自己的支付宝、游戏账号等虚拟财产写入遗嘱。在此之前,虚拟财产、网络账号在国内已经发生过许多争议。本期《甘肃手机报周末版》就说说数字遗产的那些事。

《甘肃手机报*周末版》

2019年11月24日

农历己亥年十月廿八

星期日

★为您读报)))http://www.mediadaily.cn/ahyysjb/index.html?id=1936

〓本期导读〓

【遗嘱.先行】90后“先行”,虚拟财产写入遗嘱

【遗嘱.存疑】什么是数字遗产?哪些可以写入遗嘱?

【案例.继承】继承父亲网游账号却无所有权,账号只能继承使用权?

【案例.失窃】多年以前,国内首例虚拟财产失窃案已有判例

【案例.国外】关于数字遗产,美国人是这么做的

【保护.立法】《民法总则》为网络虚拟财产保护预留立法空间

【遗嘱.先行】

>90后“先行”,虚拟财产写入遗嘱

----------

近日,一名90后电竞选手在综艺节目中给自己立下遗嘱,并将自己的支付宝、游戏账号等虚拟财产写入遗嘱,引发关注。

中华遗嘱库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底,90后立遗嘱人数已达236人。在立遗嘱的年轻人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8岁。同时,90后遗嘱订立者的财产继承主要以现金存款和虚拟财产为主,虚拟财产包括支付宝、虚拟货币、游戏账号等,财产的继承人绝大多数都是父母。

根据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54亿。个人账号、邮件信息等大量数据档案在拥有者去世后何去何从?网络时代如何处理个人的数字遗产?

今年5月,1994年出生的小玲(化名)来到中华遗嘱库天津登记中心订立了属于自己的遗嘱。“工作压力越来越大,意外随时可能发生,死亡真的离我不远。”小玲说,她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在自己身故后,为父母留下一份保障。

小玲是典型的“无钱包一族”,不仅习惯了移动支付,还将自己的大部分现金收入存入了支付宝账户。立遗嘱之前,她并不知道支付宝、微信这些虚拟账号也可以写入遗嘱。在中华遗嘱库工作人员的解释下,小玲了解到虚拟财产也可以写入遗嘱,于是她把微信、支付宝账号和密码一并写进了自己的遗嘱里。

“90后遗嘱订立者的财产继承中,不动产、股票等财产极少,主要以现金存款和虚拟财产为主。”中华遗嘱库管委会主任陈凯介绍。他认为,90后在立遗嘱时着重强调虚拟财产,体现了他们对于精神需求和情感价值的重视。

013bfe8641784c0c9db0b360946f250a

【遗嘱.存疑】

>什么是数字遗产?哪些可以写入遗嘱?

----------

早在200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保存数字遗产宪章》中就明确提出,数字遗产是人类特有的知识及表达方式,它包含文化、教育、科学、管理信息和技术、法律、医学以及其他以数字形式存在的信息,或从现有的类似模式转换成数字形式的信息。

学界一般认为,数字遗产可以分成物质和精神两类。物质数字遗产指的是跟财产直接挂钩的,比如支付宝余额、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精神的则是社交账号、个人文件等,是用户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形成的虚拟财产,不仅是用户日常生活的精神家园,也能够通过继承使亲属得到精神上的抚慰。

◆数字遗产的处理以运营商自定为主

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对此,陈凯认为,对于虚拟财产的保护,民法总则已经作了原则性规定。“在虚拟财产定义和范围还没有完全确定的情况下,作出原则性规定可能更合适。”

工人日报记者查阅相关法律条例发现,《物权法》《继承法》以及相关说明都只对有体物作了规定,数字遗产可能涉及的无体物的继承无法从中找到依据。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指出,我国目前对此只是以一种相对保守的姿态,确认了数据应受法律保护,还没有肯定对数据的独立民事权利。“我国现行的继承法仅对实物财产的继承作了规定,对网络上虚拟财产的继承问题并没有规定,从而造成了数字遗产的继承行为在实质意义上很难实现,有待今后继承法的修改。”

由于缺乏明确的法律规定,目前,数字遗产的处理方式基本以各家互联网平台运营商自定为主。这也为纠纷埋下隐患。

有学者提出,由于通信、社交账户等承载了个人隐私、用户财产与人格等多重属性,对于其背后继承问题的探讨更需要审慎把握。

u=94579821,4158588651&fm=15&gp=0

◆管理和传递存在难题

陈凯指出,当前,虚拟财产作为遗产写入遗嘱中存在着归属难以确认、查找困难以及传递难等问题。“因为虚拟财产散布在各运营商的服务器中,同时有的虚拟财产,比如QQ空间等相对比较隐私。”

目前平台对用户数字遗产主要有两种处理方式:一是用户本人对账号仅享有使用权,网络服务提供者享有所有权,此时账号无法被继承,网络服务提供者可以选择关闭、删除、注销用户账号;二是用户享有所有权,数字遗产可以被继承,此时继承数字遗产需要提供一系列证明材料。

而大多数情况下,互联网公司规定用户账号的所有权与使用权是分离的。例如,新浪微博、腾讯QQ等用户服务使用协议规定,如用户在申请开通服务后在一段时间内未实际使用,则运营方有权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选择采取回收用户昵称、账号或停止服务等方式处理。

刘俊海认为,处理数字遗产主要从两方面入手:一是平台方面要详细规划数字遗产继承的规则,明确继承人继承数字遗产的流程。当有继承人出现时,平台有义务协助继承人依法继承数字遗产。平台在处理数字遗产时应履行好通知的义务、披露的义务、协助的义务以及保密的业务,这也是处理数字遗产时要遵循的基本法律要求。二是立法方面,建议立法机关在修改相关法律时,要把数字遗产的问题考虑进去。

W020170616344111788062

【案例.继承】

>继承父亲网游账号却无所有权,账号只能继承使用权?

----------

小七顺利继承父亲的《魔兽世界》账号,依据的仅是暴雪娱乐公司客服人员今年5月在论坛上对网友要求的一则回复,并非暴雪娱乐公司的官方成文规定。暴雪娱乐公司在这份回复中称,如果玩家去世,账号可以被继承,但需提供死亡证明、遗嘱、账户接受者身份证明等材料,且仅限于与死者有血缘关系的人。

查阅暴雪战网《最终用户许可协议》发现,其在所有权条目中规定,暴雪是游戏账号及其所有的功能和组成部分的所有人或被许可方。账号不得转让、购买、出售、赠与或交易。类似暴雪对账号主张所有权的规定在业内较为普遍。

如果账号的所有权不属于用户,数字遗产被继承的又是什么?相关人士认为,如果立法直接承认数字财产属于财产,那么继承的当然是这些数字财产的所有权。但是,目前在具体立法没有出台的情况下,网络服务商通过服务协议允许用户继承的所谓数字财产,其实只是网络账号的使用权。“目前数字财产尚未直接通过立法进行规定,实践中,数字财产的属性大多也是由网络服务商确定。而大多数网络服务商都在用户协议中约定用户对于网络账号等数字财产仅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不能进行转让。”他说,目前有关数字遗产继承的问题也是由网络服务商自行规定,只有少数网络服务商支持数字遗产的继承,“未来随着数字财产相关立法的制定,数字遗产的继承问题应该能够得到全面、彻底的解决。”

2017年10月正式实施的民法总则第127条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这明确为数字财产预留了立法空间,具体关于数字财产的法律定位、数字遗产继承等问题还需要等待其他法律的进一步细化。只有解决了数字财产的财产属性,数字遗产的继承问题才能得到解决。

42bf218740f149a4918f6563dbc74b26

【案例.失窃】

>多年以前,国内首例虚拟财产失窃案已有判例

----------

2003年12月18日,李宏晨诉北极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娱乐服务纠纷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法院判决被告北京北极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恢复原告李宏晨在网络游戏“红月”中丢失的虚拟装备,并返还原告购买105张爆吉卡的价款420元,赔偿交通费等各种费用1140元,驳回原告李宏晨的其他诉讼请求。

李宏晨是北极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经营的大型多人网络游戏--“红月”的玩家。该游戏的主要产品有获得游戏时间的充值卡数种以及“生化盾牌”“生命水”等虚拟装备。李宏晨玩此游戏已有2年,且在名为“国家主席”的ID中曾拥有许多虚拟装备,并已达到一定等级。

2003年2月17日,李宏晨发现在其“国家主席”ID中所拥有的虚拟设备不翼而飞。他随即与北极冰公司联系,但北极冰公司拒绝协助找回其所丢失的虚拟设备,声称游戏规则--“红月法规”中已有规定,“玩家ID账号应由玩家自己妥善保管和维护,玩家账号被盗用期间所发生的损失应由玩家自己负责,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李宏晨认为被告行为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及人身、财产安全保障权,要求被告承担损失赔偿责任。

另外,李宏晨称红月游戏发行一种名为爆吉卡的变相彩票,每张3元,与宠物卡一同销售时,每张2元,只用于兑奖,被告宣传此卡充值后可能获得虚拟装备和最多3小时游戏时间。原告以每张4元的价格购买宠物卡105张,共计420元,但充值后仅获得数十小时游戏时间。而正常的游戏时间购买金额为3小时1元。原告认为被告发行的爆吉卡内容欺诈,且发行行为本身违反我国有关彩票管理的规定。故要求法院勒令被告停止发行爆吉卡,并赔偿自己购卡花费的420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经营网络游戏,原告是参与该游戏的玩家之一,双方形成消费者与服务者的关系。但红月法规不能确认为是双方之间签定的合同。由于被告无法证明原告在ID“国家主席”内装备丢失的原因,也没有证据表明原告的密码有证人之外的其他人员知道,因此可以认定被告在安全保障方面存在欠缺,应对原告物品的丢失承担保障不利的责任。关于丢失装备的价值,虽然虚拟装备是无形的,但并不影响虚拟物品作为无形财产的一种获得法律上的适当评价和救济。因此法院认为原告主张的丢失物品可由被告通过技术操作对已查实的物品进行回档。

被告发行的爆吉卡实质上是一种博彩中奖的凭证,而发行此种凭证是应当经过相关机关批准的,但被告在未取得合法资质的情况下公开发行爆吉卡,此行为已构成违法,应认定无效。法院将向有关部门提出司法建议,由有关部门对被告的此种行为进行查处。

美国

【案例.国外】

>关于数字遗产,美国人是这么做的

----------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指出,我国网民规模已超7亿,仅网络游戏一项的收入规模就可能接近1600亿元。网民群体数量的不断增加和数字财产规模的不断扩大,很可能衍生各种新的社会问题,其中包括数字遗产继承。

在国外,这一问题同样存在。2014年,在伊拉克阵亡的美国军人贾斯汀•埃尔斯沃斯的家人,请求雅虎公司提供贾斯汀生前使用的电子邮箱密码,以继承他曾收发过的信件内容,被雅虎公司根据“雅虎用户注册须知”中的条款拒绝。而据2011年英特尔安全技术部门开展的一项调查,美国消费者对自己的数字财产平均估价高达5.5万美元。网络云计算公司Rackspace曾对2000名英国成人进行调查,他们中11%的人已经将该部分数字遗产的账户、密码写入了遗嘱。正如美国加州托马斯杰弗逊法学院副教授迪文•德赛认为,“现在讨论数字遗产这个问题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第一拨大量使用网络的人群,如今正逐渐走向生命尽头。”

目前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已经对数字遗产继承进行了立法,爱达荷州也在2011年通过了类似的法案,康涅狄格、罗德岛、印第安纳等州也选择用现有的法律涵盖了一部分数字遗产。韩国则在法律中规定,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角色和虚拟物品的财产价值独立于服务商而存在。

对数字遗产的保护是互联网时代带来的新命题,其不仅考验着网络运营商的社会责任与契约精神,更考验着法律人在司法实践中的法治思维。在呼吁完善相关立法的同时,还要时刻警醒,不能忽略对账号所有者隐私权、通信自由权、虚拟财产共有人权利的保护。

70b8962a1a9a46fe98c1fac2d224a39b

【保护.立法】

>《民法总则》为网络虚拟财产保护预留立法空间

----------

网游账号、网游装备等网络虚拟财产,受不受法律保护?关于此类日益凸显的问题,我国立法终于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2017年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以下称《民法总则》)且于当年10月1日起施行。其中,第127条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自此,“网络虚拟财产”这一概念,正式作为一项民事权益被写入我国基本法律中,适应了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发展的需要。

关于网游账号、装备等虚拟财产的争议由来已久。早在2003年,我国就出现了首例网络虚拟财产纠纷案——在线收费网游“红月”玩家李宏晨发现,其账号中耗时两年、花费上万元现金购得的几十种虚拟“生化武器”突然不翼而飞,在与网游运营商北京北极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交涉未果的情况下,将该公司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法院审理认为:“虽然虚拟装备是无形的且存在于特殊的网络游戏环境中,但并不影响虚拟物品作为无形财产的一种获得法律上的适当评价和救济。”法院由此判令该公司将李宏晨在游戏中丢失的虚拟装备恢复,并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

该案释放的信息是,网络虚拟财产肯定为一种无形财产的观点,已经得到法院的认同,之后,各地也出现了不少类似的判决。即将施行的《民法总则》作为我国的基本法律,其第127条对网络虚拟财产保护的宣示性、原则性规定,意义自然非同寻常。有专家认为,“《民法总则》认同了技术发展对传统民事权利的影响,承认了数据、网络虚拟财产完全可以成为一种独立的、新型财产权,为制定虚拟财产保护单行法提供了立法依据,也为法院提供了裁判依据。”

第11帧

当然,《民法总则》给网络虚拟财产带来福音时,现实中网民面临的尴尬依然存在:

◆网络虚拟财产包括什么类型和范围?

对此问题,学界中的认识存在较大差异:最为狭窄的网络虚拟财产定义中,认为网络虚拟财产仅指存在于网络游戏中,是能够为玩家所支配的游戏资源,包括网络游戏中的游戏道具、虚拟货币;最为宽泛的网络虚拟财产定义中,认为网络虚拟财产是虚拟的网络本身以及存在于网络上的具有财产性的电磁记录,包括计算机文件、信息空间、网站甚至虚拟网络本身;介于二者之间,也有观点认为网络虚拟财产包括网络游戏中的装备、货币、宠物和各种网络服务的电子账户等。

◆网络虚拟财产的法律性质、保护方式有哪些?

网络虚拟财产是物权、债权?还是其他特殊权利?是适用物权保护、债权保护?还是其他方式的保护?

对于以上问题,《民法总则》草案一审稿第104条表述为:“物包括不动产和动产。法律规定具体权利或者网络虚拟财产作为物权客体的,依照其规定。”草案二审稿将“虚拟财产从物权客体”中删除,把数据和网络虚拟财产保护单列为第124条—“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最终通过的《民法总则》第127条,延续了草案二审稿中有关网络虚拟财产保护的表述,对其法律性质、保护方式未作规定。

纵观《民法总则》第127条,虽然对网络虚拟财产保护只是一种原则性的规定,无法直接适用于虚拟财产的法律争议,但其重大意义在于承认网络虚拟财产可以作为一种权利或者权益而受到保护,从立法技术上讲,是审慎和开放的,为未来民法分则和单行法的制定提供基本法依据。

(本期内容来源:工人日报、华龙网、中国法院网)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