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手机报  >  专刊

甘肃手机报(节日专刊)-5.04

 2020/05/06/ 16:13 来源:综合

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本就脆弱的全球经济遭受了沉重的打击,为了提振经济,世界各国在“重启”经济方面费尽心机,各显手段。在此全球背景下,中国一群特殊身份的人,一个特殊的经济行为异常活跃起来,这群特殊身份的人就是县长,他们参与并推动的“县长直播带货”成为社会热点和经济热点。从普通网民到学界精英,从消费者到媒体,都从不同的角度评价并参与推动着这个独特的经济现象。在疫情还未散去的“五一”黄金周,《甘肃手机报》和您一起重新认识特殊的经济现象:“县长直播带货”。

《甘肃手机报*节日专刊》

2020年5月4日

农历庚子年四月十二

星期一

〓本期导读〓

【崛起】崛起的直播带货一哥们:2800位中国县长

【探究】县长直播带货,不仅仅是“引子”那么简单

【观察】县长直播带货的背后,基础设施建设更重要

【巾帼】多地妇联主席、女县长直播带货彰显巾帼担当

【另说】给“县长直播带货”泼点“冷水”

【崛起】

>崛起的直播带货一哥们:2800位中国县长

----------

平时上抖音看过各种直播,县长直播确实不多见。近期抖音刮起了一阵“县长直播潮”,他们作为党政部门主要领导,“不务正业”玩起了直播--在直播间里卖力带货,并且业绩斐然。

在抖音的直播里,商业世界似乎呈现出了另一番热闹景象,让不少地区的农业经济经过疫情的短暂修整后蓄力待发。可以看到,在这类直播平台的推动下,消费产业链正迅速缩短,也让人窥见中国消费范式变迁的背后,农业产业创新和政务服务创新的活力所在。

◆为了乡亲们,县长在抖音当主播

摆好镜头、打上灯光,延安宜川县的县委书记左怀理立刻就进入了新角色。抖音直播一大特点就是赋予了主播个人的“真实性”。直播间里,左怀理不再是西装革履、言辞严肃的县长,而更像一位掏心掏肺跟你分享产品体验的老朋友。

左怀理觉得既新鲜又兴奋,在直播间里唱起了陕北民歌,边唱着边端起一碗热腾腾的稠酒,这是宜川的当地特色。他的带货阵势一点都不输其他达人,各种鲜花、礼物也唰唰唰地“盖”在了左怀理脸上,也见证了他的直播业绩--3个小时,卖出18万斤苹果。

无独有偶,为帮助吉林靖宇县上万名农户销售农产品,副县长周林也在抖音开启了人生中第一场直播。想用直播带货也不是件轻松事。一开始,周林有些紧张,直播间里声音嘈杂,他磕磕巴巴地开场,直愣愣地盯着屏幕,“嗯,是,刚才有人猜对了,那个我……我是四川人”。

然后,趁工作人员发放优惠劵的空档,他从桌子上拿起一罐蒲公英茶,像是回到主场,瞬间找到了感觉。他开始流利地讲述蒲公英茶的故事,“东北地区土质肥沃,土壤有机质含量高,所以长白山产的蒲公英根茎较粗……”那次在他的直播间里,3小时就帮乡亲们销售了185万元助农产品。

陕西省周至县的副县长王硕也感受到了抖音直播的强大力量。走进直播间后,王硕自称“有一点小紧张”,一边在直播间切着当地特产猕猴桃,一边念当地顺口溜。随便拿起来一种猕猴桃,他都能准确地说出其口感以及含糖量。

王硕使出浑身解数,直播过程中不仅详细介绍了周至猕猴桃的品种分类、发展概况。短短十分钟内,线上成交就达到6000多单。那一场直播,这位县长“卖”出了49万斤猕猴桃,销售额超220万元。

在这个过程中,直播变成了新农活,而数据变成了新农资。在相距直播间不远的猕猴桃储藏库,40多名工人正在忙碌地进行猕猴桃出库、分拣、打包、装箱等一系列工作,日发货量超过了1万件。直播让农产地和市场连接更加紧密了。

◆直播新农事,“探”出发展新模式

农户直播带货此前就存在,但没有最近“县长带货”这么高的关注度。一方面是新鲜感,另一方面,县长利用他们的公信力,能够监督、帮助企业提高产品质量,给网友带来了充分的信任感。

尤其是今年年初的疫情,全国的经济都被按下暂停键,大批农产品滞销,很可能导致山里人未来一年不会再有收入。

2019年,陕西宜川县库存苹果9.7万吨,产量50万吨,目前仍有好几万吨的苹果仍然堆在库里。为了减少传统农产品市场销售的中间环节,同时也为了快速打通市场供需壁垒,左怀理绞尽脑汁,最终决定走进直播间,亲自为家乡的产品代言。他想通过抖音,让更多人了解宜川的苹果,以及宜川更多的特色。

为了这场直播,他早就把内容安排得明明白白。通过现场“连麦”方式,他带着网友走进了宜川的苹果生产基地,让全国各地网友亲眼目睹了一颗“小苹果”是如何从田间地头到达消费者手里。与此同时,左怀理还在直播间做起了苹果沙拉、榨苹果汁,带着粉丝沉浸在各种与苹果有关的场景里。

“我们的苹果有底气、有名气、有人气、有福气!欢迎直播间的朋友下单尝鲜!”当天,有近百万名网友进入直播间。

除此之外,网友还在直播间里感受了悠扬激越的陕北唢呐声、粗狂豪放的壶口斗鼓声,与气势磅礴的壶口瀑布的涛声遥相呼应、相得益彰的壮美景象。通过抖音直播的方式,让更多人发现宜川的美,也能为宜川扶贫脱帽后的后续发展积蓄更多力量。

一来二去,县长直播间有了更多稳定的观众,左怀理也看到了这件事做下去的意义。除了特殊时期的促销,长远来看,直播的方式还有利于引领农民从新商业模式中获益,把当地农产品接入更广阔的市场,不断激发县域经济发展的“数字化潜能”。

安徽省临泉县县长梁永勤在直播间推销芥菜。

【探究】

>县长直播带货,不仅仅是“引子”那么简单

----------

4月1日,“网红”罗永浩首秀直播卖货引发热议。无独有偶,近期也有一位县长直播卖货引发热议。这位引发热议的县长是安徽省临泉县县长梁永勤,他所在的直播间,一小时内涌入了22万网友,成交了2.7万单,销售额150万元。

罗永浩直播火不难理解,因为他是名副其实的“网红”,本身关注度就比较高。那么,县长直播火爆的原因,第一恐怕是带来了新鲜感,大家对官员做主播很敏感,所以有兴趣看官员们在直播间会是怎样的表现,是一如既往地端正讲解,还是会抖点机灵、放松活泼。第二,县长直播带货,本身就用了政府公信力为商品背书,大大提高了购买者信心。

实际上,受疫情影响,不少地方出现农副产品滞销。线下不顺,多地另辟蹊径,采取线上直播带货的形式促销本地农副产品。一些地方除了县长,市长也“抛头露面”走进直播间,成为带货主播。

官员直播带货,除了外销产品,自身也是在练内功。首先,为农户、企业的产品奔走呐喊,有助于亲近本地企业、农户,构建更“亲”的政商关系。为了努力带好货,官员得对当地特色农副产品进行更全面的研究,也会与企业和农户建立更深入的联系,是实实在在走群众路线。

民众方面,官员直播带货拉近了干群关系。政府官员们利用抖音、快手直播等面对面互动形式可以打破信息藩篱,让大众能迅速深入地了解实际情况。而平等直接的交流也让群众有了崭新的双向体验。这本也是构建服务型、数字型政府的应有之义。

但是,官员直播带货不可能实现可持续扶助。如何用好线上平台、渠道实现常态化带货,是值得探究的问题。

首先,打铁还需自身硬,只有优质的农副产品才能走得远。从战略上来看,当地政府需要在更高的层面进行特色产业布局,特色的农副产品才具备竞争差异性,不用陷入“红海厮杀”。

其次,主动培育新型职业农民也是当务之急,毕竟“操盘手”决定大局。只有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有组织的职业农民,才能更懂得如何更加科学地生产优质农副产品。

显然,并不是每个县长都能在直播中大获成功,只有懂得运用新媒体的人才能产生良好的传播效果,这对直播技能是有硬要求的。长远来看,新媒体需要长线定期运营,传播者则要讲好新媒体故事。单纯的农副产品介绍只能带来一时的新鲜,并不能让它从众多的相似产品中脱颖而出。当地政府可以引进和培养专业新媒体人才,主动策划主题性故事、开展相关线上线下活动,打造农副产品系列化传播生态。

只有不局限于表面的形式,专注做好产品和运营,才能实现农副产品的长远促销,真正打开市场销路。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之年。这个时段,也是抗疫复产的关键节点。官员们做好农副产品等的直播带货,既是在打脱贫攻坚的决胜之战,也是在千方百计抗疫、复产,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官员们带货能力如何、销量怎样,都是一个积极的尝试。

县长直播带货的运作模式

【观察】

>县长直播带货的背后,基础设施建设更重要

----------

2019年4月开始,已经有来自24个省份的534名县长或副县长走进直播间推销本地特产。包括直播在内,各类“互联网+”手段正在助力扶贫,特别是AI、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的广泛应用,使贫困地区实现整体产业链的构建与成长,为助力脱贫注入新力量。

在今年天猫双十一狂欢夜晚会网络版上,有一位特殊的客人--山西省平顺县副县长段开松,他在直播间里卖当地扶贫特色农产品--党参。晚会现场,41位演艺明星作为“脱贫助力官”一起发起呼吁,其中6位明星还走进晚会后台公益脱贫直播间,与主播和段开松一起直播带货。当天,阿里巴巴全平台农产品销售额定格在74亿元这个数字,同比2018年增幅64%。

县长参与直播带来的作用是明显的,今年4月,阿里乡村事业部启动“乡村振兴县长研修班”,每次都会安排县长直播卖货体验课。研修班累计有全国24个省份的534名县长或副县长受邀走进直播间。今年上半年,在直播推动下,贫困县土货在阿里平台上销售同比增长八成。

◆10分钟直播销售超9年总和

坐落在太行山脚下的国家级贫困县山西平顺县,抗战时期曾是太行根据地的一部分。当地盛产党参,但过去一直没什么名气,近几年,当地不断有年轻人开起了网店,更通过直播打响了平顺党参的知名度。

90后任舒文就是其中之一,2014年前后,他回乡在网上销售平顺特产辣椒酱,4年来情况并不理想。但在今年,电商平台脱贫特派员聂星华到当地挂职后,对接了电商平台公益直播的资源,一场直播就让任舒文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爆仓”。

在今年5月的一场公益扶贫直播中,任舒文的辣酱仅仅在主播间出现了5分钟,直接卖出8000多份,这相当于他两年半的销量。

在平台助力下,平顺的潞党参等特产还获得了主播推荐,仅3小时销售总额就达到百万元。任舒文店里的辣酱卖了1.8万单,销售额突破50万元。一场10分钟的推荐带动的销售比过去9年的销售总额还多。

任舒文试水的成功,让平顺当地的电商企业都尝到了直播的甜头,纷纷自己做起了直播,当地电商产业园甚至搭建直播间给电商企业共享。任舒文的妻子现在就成了一名主播,推荐产品、和粉丝互动,普通话都有了飞速进步。未来,平台的直播专家还将到田间地头,给这些村播们讲课,教他们如何面对镜头,如何和粉丝交流。

通过一块块屏幕、一家家网店,互联网牵起了贫困地区和消费市场之间供需的纽带。当传统的农耕文化遇到现代的网络直播,互联网真正为农产品上行打通了“绿色通道”,让农产品搭上互联网销售的快车出山进城。

◆离不开基础设施的改善

贫困地区的农产品进城,最需要的就是快捷的物流网络。这一网络不仅要覆盖乡村,也要保证农产品的鲜活送达。业内人士表示,目前电商扶贫的重中之重,就是帮助贫困地区形成有影响力的产品品牌。许多地方政府也主动与互联网企业合作,引入脱贫致富的新力量。同时,贫困地区农特产品的销售范围需要拓展,市场半径的扩大,都离不开物流和零售等基础设施的建设。

从田间到餐桌,菜鸟网络建设1000条农产品上行“高速公路”,为农产品进城保驾护航。

琯溪蜜柚从福建省平和县的果树上被摘下,直接打包从产地运送到上海、北京、深圳三地的菜鸟仓,再从这里转运到全国。“今年天猫双十一期间,我们预定了100万斤蜜柚,总共买空上千亩当地的脐橙。”一位阿里巴巴的助农负责人说。

专家建议,解决农村电商发展中“走出去”和“买进来”的问题,需要在软硬件两个方面同时发力,这些都离不开国家、企业和社会的共同参与。

【巾帼】

>多地妇联主席、女县长直播带货彰显巾帼担当

----------

2020年3月以来,包括浙江、江苏、安徽、福建在内的多个省、市、县、区妇联主席,以及山东、云南、陕西、广东、黑龙江等地的女县长,纷纷“登陆”直播平台,以网络主播的身份,宣传当地滞销农特产品。不仅收获了一份份“暴涨”的销售业绩单,也刷新了网民对当下妇联干部、党政女干部的认知--学识与口才兼备,美丽与魅力同在,实干亲民,接地气,有担当!

直播半个小时,15万斤砀山酥梨的销量!这是安徽省宿州市妇联主席杨劲松“第一次作为参与者,直观感受到直播带货的巨大能量”。

巾帼带货直播的同时,不约而同地将妇联工作、助力脱贫、乡村振兴等内容巧妙融入其中,既为“带货”助力,也增进网友对相关工作的了解。

“这样的直播,体现了政府体察基层、服务百姓,俯下身、沉下心、干实事的决心。她们以这样的方式宣传工作,也让人感觉亲切生动,咱老百姓喜闻乐见。”一位网友在直播间围观、下单后,如是表达感受。

在云南河口县县长邓瑞看来,与“65万人观看、80吨牛奶红心木瓜的销售成绩单”相比,更让她开心的,是当地农户通过这场直播感受到政府的决心,更坚定了继续种植、扩大规模、脱贫致富的信心。

【另说】

>给“县长直播带货”泼点“冷水”

----------

近来,以县长为代表的各级官员在互联网平台直播带货逐渐成为一种潮流,有网友甚至将2020年比喻为“县长直播带货年”。县长直播带货令人感动和钦佩,可凡事都有两面性,一片叫好未必是好,县长直播带货也存在“隐患”,对这一现象及时泼点“冷水”,让“县长”有个清醒的认识,想来也是必要的。

县长为谁带货?目前,县长主要是为普通百姓带货,并没有大范围的大包大揽,这一点值得肯定。但也有的县长为企业带货,这就需要引起注意了,并不是说县长不能为企业带货,而是企业毕竟只有依靠自身的力量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下来才能最终发展壮大,市场经济有市场经济的规律,依靠县长直播带货短期内增长业绩并不是长远之计。更何况县长为这个企业带货,那么对其他企业是否有失公平?

县长带什么货?并不是所有货县长都能带,都应该带,问题企业的货不能带,问题产品更是绝不能带。县长这个官员的身份是一块含金量极高的“金字招牌”,其背后蕴含的是消费者对政府公信力的认可。一旦县长所带之货出现问题,产生纠纷,失去的不仅是消费者对当地产品的认可,更是普通百姓对政府公信力的失望。所以县长所带之货必须保证“货真价实,如假包换”。

县长直播带货给地方产品的销售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我们既要看到这条道路为地方经济发展带来的好处,也要看到这背后暗藏的风险,万不可掉以轻心。“买它!县长推荐,信得过”,希望这样的直播声音在消费者耳中既能叫得响,也能叫得久。

(本次内容来源:上观新闻、每日经济新闻、工人日报、中国妇女报、华声在线)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