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手机报  >  专刊

甘肃手机报(周末版)-10.11

 2020/10/11/ 15:12 来源:新华网、中国新闻网等

  《甘肃手机报*周末版》

  2020年10月11日

  农历庚子年八月廿五

  星期日

  〓本期导读〓

  >>诺贝尔奖首破传统 百年前险夭折

  >>诺贝尔和平奖: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

  >>美国女诗人“诗意之声”打动评委获文学奖

  >>化学奖获得者:她们的研究帮助开发癌症疗法

  >>物理学奖获得者:他们“看到”了黑洞

  >>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丙肝病毒捕手

  【揭秘】

  >因疫情诺贝尔奖60多年来首破传统 百年前险夭折

  ----------

  10月5日,2020年诺贝尔奖“开奖周”正式拉开帷幕。新冠病毒大流行改变了世界的打开方式,拥有百年历史的诺贝尔奖,也不得不取消颁奖晚宴,半个多世纪以来首次打破传统。

  ◆诞生记:一份差点无效的遗嘱

  100多年前,瑞典化学家诺贝尔立下遗嘱,设立诺贝尔奖。虽然在今天,人们认同诺贝尔奖是科学界的权威奖项,但在百年之前,它却遭受非议,差点夭折。在诺贝尔遗嘱公布之初,瑞典舆论一片谴责之声,诺贝尔也因为没把巨额遗产捐赠给瑞典,而被贴上了“不爱国”的标签。

  经过诺贝尔遗嘱执行人的不懈努力,瑞典国王终于在1898年宣布诺贝尔遗嘱生效,瑞典国会后来也通过了诺贝尔基金会章程。1901年的12月10日,也就是诺贝尔逝世5周年的纪念日,颁发了首次诺贝尔奖。上图为瑞典诺贝尔博物馆展出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遗嘱手稿。

  ◆成长录:得奖者为何越来越“大器晚成”?

  从1901年至今,诺贝尔奖已有近120年的历史,累计颁发597次,共有919位个人和24个组织获得过诺贝尔奖,54次授予女性。其中,年龄最大的获奖者是2019年化学奖得主之一--被誉为“锂电池之父”的美国科学家古迪纳夫,当时他已97岁。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一直到现在,在传统自然科学领域中有一个趋势--诺贝尔奖得主获奖时的年龄越来越大。对此,诺贝尔博物馆的高级主管古斯塔夫·卡尔斯特兰德解释,一百年前,全世界只有大约一千名物理学家,而今天,这个数字已经上涨到约一百万。

  科学家也许在年轻时就取得重大发现。但是,成就突出的科学家成千上万,而且诺贝尔奖委员会对科学成果的可靠性要求越来越高,所以可能要等很多年才有可能获奖。

  ◆发家史:“巨额”奖金为什么发不完?

  最初,诺贝尔的遗产只有3100万瑞典克朗。从1901年至今,诺奖发放的奖金总额早已远超这个数字,但仍有钱发放,这要归功于投资理财。2020年,每项诺贝尔奖奖金额为1000万瑞典克朗,比2019年增加100万瑞典克朗。拿到“巨额”奖金后,有不少得奖者把钱花在后续的科研上,还有人把奖金捐出去。当然,也有科学家选择了“买买买”。英国细胞生物学家保罗·纳斯在获奖后,决定买一台高档摩托车。1993年医学奖得主之一的菲利普·夏普则买了一间有百年历史的房屋。

  ◆社交圈:疫情下不复往日觥筹交错

  每年12月,诺贝尔奖得奖者们齐聚斯德哥尔摩,不仅能在颁奖礼上接受由瑞典国王亲自颁发的证书、奖章和奖金支票,还能与瑞典王室成员、社会名流们共同参加晚宴,堪称是世界上最具吸引力的社交活动之一。在享用过具有瑞典特色的美食盛宴后,来宾们还可以参加在金色大厅举办的舞会。

  然而,2020年的得奖者们,恐怕难以发出同样的感叹。受新冠疫情影响,自1956年以来,诺贝尔奖宴会将首次取消。此前,因为两次世界大战等原因,晚宴也曾被取消过。2020年12月将不再举行传统的诺贝尔奖颁奖典礼,在斯德哥尔摩和奥斯陆举办的颁奖仪式,将通过电视台和诺贝尔奖官网直播。获奖者将在瑞典驻相关国家的大使馆或其从事研究的大学,被授予诺贝尔奖章和证书。

  截止目前,2020年诺贝尔奖生理学或医学奖、物理学奖、化学奖、文学奖、和平奖已全部揭晓,经济学奖将不早于10月12日17:45揭晓。

  【和平奖】

  >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揭晓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获奖

  ----------

  当地时间10月9日,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揭晓,奖项被授予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以表彰其“在对抗饥饿问题上所做的努力,为改善遭受冲突影响地区的和平条件所作的贡献,以及其在防止将饥饿问题作为战争和冲突的武器方面,发挥的推动作用”。

  据世界粮食计划署官方网站资料,每年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都会向约80个国家的8000万人口提供援助,是处于全球抗击饥饿最前线、致力于抗击饥饿、提供紧急粮食援助并与各种社区展开合作共同改善营养状况与增强恢复力的人道主义组织。

  目前,世界范围内还有九分之一的人口依然食不果腹,因此国际社会决心在2030年前在世界范围内终结饥饿,实现粮食安全,改善营养状况。要打破饥饿和贫穷的恶性循环,需要将粮食和粮食相关援助放在核心位置。

  每天世界粮食计划署都有5000辆卡车、20艘船和70架飞机向最需要的地区输送粮食和其他援助。每一年,都会分发约126亿份的配给,每份配给的平均成本约为0.31美元。作为一个紧急援助机构,这些数字为世界粮食计划署赢得了无与伦比的声誉,证明其能够在最困难的环境下迅速完成大规模援助任务。

  ◆世界粮食计划署回应获诺贝尔和平奖

  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被授予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对此,世界粮食计划署深表感谢,称这将是对世界的一个“强有力的提醒”,并表示结束全球饥饿与结束战争和冲突密不可分。该组织一名发言人称,获得该奖项是“一个令人骄傲的时刻”。

  【文学奖】

  >“诗意之声”打动评委 美国女诗人获诺贝尔文学奖

  ----------

  当地时间10月8日,瑞典学院宣布美国诗人露易丝·格丽克获得2020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获奖原因:因为她那毋庸置疑的诗意声音具备朴素之美,让每一个个体的存在都具有普遍性。

  露易丝·格丽克1968年以《头生子》闻名,很快被誉为美国当代文学最杰出的诗人之一。她于1943年出生于纽约,现居住于马萨诸塞州剑桥市。除了写作,她还是耶鲁大学的英语教授。露易丝·格丽克至今著有十二本诗集和一本诗随笔集,曾获得普利策奖、国家图书奖、美国诗人学院华莱士·斯蒂文斯奖、波林根奖等。

  她的诗歌善于对心理隐微之处的把握,早期作品具有很强的自传性,后来的作品则通过人神对质,以及对神话人物的心理分析,导向人的存在根本问题,爱、死亡、生命、毁灭。在第一本诗集中,她即宣告:“出生,而非死亡,才是难以承受的损失。”

  算上本次的获奖者,自1901年以来,已有110余位作家摘得诺奖桂冠,既有大众熟知的“文艺偶像”,如马尔克斯、海明威、泰戈尔,也有比较小众的“低调实力派”。

  ◆文学奖评奖流程

  根据诺奖官网的说明,每年9月,评委会都会向全球有资质的提名人发出邀请,让他们提名次年的文学奖候选人。1月31日后,评奖机构、瑞典学院的18位院士,将从所有被提名作家中选出15-20名作家,并于5月底前再次筛选出一份仅有5人的“决选名单”。之后评审们将花大约3个月的时间,阅读上述5位作家的作品。在经过充分讨论后,于9月到10月间,投票选出最终得奖者。

  ◆与诺奖无缘的大咖

  有些人获奖却没有来领,还有一些知名作家无缘诺奖。在过往的百年岁月中,许多文学大师与诺奖失之交臂,这其中不乏语文课本中的“常客”:列夫·托尔斯泰、易卜生、卡夫卡、契诃夫……1902年12月,第一届诺贝尔奖的结果公布后,引发舆论哗然。当时,俄罗斯作家列夫·托尔斯泰正处于写作生涯的黄金时期,其于1899年发表的巨著《复活》更是被评价为“旧世纪留给新世纪的遗言”。然而,当年的奖项却颁发给了法国诗人苏利·普吕多姆,托尔斯泰直到1910年去世,也没有获得诺奖。

  在当代,著有《挪威的森林》的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自2006年获得有“诺贝尔文学奖前奏”之称的弗朗茨·卡夫卡奖后,最近几年都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但基本次次落空,被外界戏称为诺贝尔文学奖的“陪跑王”。但村上春树本人称,自己写作的动力来自于读者而非奖项。“据我的观察,读者越追棒的,诺奖越不会考虑。所以,越是有‘热度’的作家,可能越是获不了奖。”著名文学评论家白烨表示。

  【化学奖】

  >两名女科学家分享诺贝尔化学奖 她们的研究帮助开发癌症疗法

  ----------

  瑞典皇家科学院10月7日宣布,将2020年诺贝尔化学奖授予法国女科学家埃玛纽埃勒·沙尔庞捷(上图左)和美国女科学家珍妮弗·道德纳(上图右),以表彰她们在基因组编辑方法研究领域作出的贡献。瑞典皇家科学院常任秘书戈兰·汉松公布,今年的获奖研究成果是“基因剪刀--重写生命密码的工具”。

  据诺贝尔化学奖评选委员会介绍,两位获奖者发现了基因技术中最犀利的工具之一,即“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基于这项技术,研究人员能以极高精度改变动物、植物和微生物的DNA,并有望更改某些生物的生命周期。这一技术对生命科学研究产生了突破性影响,有助于研发新的癌症疗法,并可能使治愈遗传性疾病成为现实。

  沙尔庞捷在发布会的电话连线中说,她得知获奖时感到很惊喜,“作为获此殊荣的女科学家,我希望能对致力于科学研究的年轻女性传递信息,女性能在科学界有所作为并获诺奖”。她还强调,“基因剪刀”技术有可能在将来开发出击败细菌的疗法。

  ◆风雨百年:看跨界高手与“最强家族”

  已经“119岁”的诺贝尔化学奖,也是一部记录了在化学领域取得重大成果的科学家的编年史。自1901年以来,诺贝尔化学奖共颁发了111次。截至2019年,共有183人获奖,其中只有5名女性。

  在众多获奖者中,有两位“跨界高手”,分别是一百多年前的法国科学家居里夫人和半个多世纪前的美国化学家莱纳斯·鲍林。居里夫人继1903年获得物理学奖后,又于1911年因对放射化学方面的研究,摘取化学奖。而鲍林在1954年荣获化学奖后,又因反对核弹在地面测试的行动,将1962年的和平奖收入囊中。

  居里夫人不仅是世界上第一个两获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她和家人们堪称诺奖史上“最强家族”。居里夫妇曾共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30多年后,居里夫人的长女伊雷娜和丈夫因对人工放射性的研究,也共同获得了化学奖。

  ◆孤独前行:“因为有好奇心”和“乌龟的精神”

  得知获奖后,接下来的“重头戏”就是颁奖典礼。但在这一高光时刻前,他们也曾经历失败的痛苦,在科学的道路上孤独前行。

  日本学者吉野彰因为对研发锂电池贡献卓著,荣获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他回忆说,开发锂电池后,起初3年完全卖不出去,精神上、肉体上压力都很大。而如今,锂电池的广泛应用让电话、电脑等摆脱了插座,让人们进入移动通信时代。有人问吉野彰:“您做这个研究是为了造福人类,还是为了赚钱?”吉野彰说,都不是,他做研究只是因为有“好奇心”。

  与吉野彰一同获奖的美国科学家约翰·古迪纳夫,当时已97岁高龄,他因此打破了诺奖得主的最大年龄纪录。他曾说道:“我们中有些人就像是乌龟,走得慢,一路挣扎,可能到了三十岁还没找到出路,但这些乌龟必须继续爬下去。”

  百年岁月间,科学家们的喜悦与遗憾已成为历史的印记。无论是领奖台上的春风得意,还是实验室中的默默耕耘,他们始终没有忘记追求科学的初心。

  【物理学奖】

  >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奖者:他们“看到”了黑洞

  ----------

  今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仍然聚焦天体物理学领域,带我们发现宇宙探索的又一“高光时刻”--黑洞和银河系“最深处的秘密”。202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颁发给了三位获奖者,因为“他们发现了宇宙中最奇异的现象之一--黑洞”。

  瑞典皇家科学院10月6日宣布,将202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三名科学家。英国科学家罗杰·彭罗斯因证明黑洞是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直接结果而获奖;德国科学家赖因哈德·根策尔和美国科学家安德烈娅·盖兹则发现,在我们银河系的中心,有一个看不见的、质量极大的天体控制着周边恒星的轨道,目前对这个天体的唯一解释就是一个超大质量黑洞,二人因此发现获奖。盖兹也是迄今第四位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女性科学家。

  诺奖官网称,他们三人的开创性发现,为我们提供了迄今为止最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银河系中心存在一个超大质量黑洞。新闻公报中说,彭罗斯使用巧妙的数学方法证明黑洞是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直接结果。他证明了黑洞确实可以形成,并对其进行了详细描述。他的开创性论文被认为是爱因斯坦之后对广义相对论的最重要贡献。诺贝尔物理学奖评委会主席戴维·哈维兰德表示,今年获奖者的发现开创了致密和超大质量天体研究的新领域。但这些奇异天体还有很多问题急需解答。

  ◆当物理学遇到天文学

  德国哲学家康德曾说过,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最能震撼人们的心灵,其中一个就是我们“头顶浩瀚灿烂的星空”。在过去一百多年间,诺贝尔物理学奖就见证了人类百年的探索领域,从脚下的这颗星球,扩展到头顶的星空。

  201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被授予詹姆斯·皮布尔斯、以及米歇尔·马约尔和迪迪埃·奎洛兹,表彰其在宇宙、天文学方面的贡献。2019年,随着该奖项被同时授予宇宙学和系外行星学两个领域,作为天文学分支的天体物理学迎来高光时刻。

  20世纪下半叶以来,物理学和天文学相互渗透与融合的趋势日益明显。天文学观测的新发现、一些天体物理学的突出成果,更是推进了物理学的发展。有非凡成就的天文学家获物理学奖,就变得更加顺理成章了。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的科学家,凭借天文学研究成果斩获诺奖。

  ◆物理学奖也在为抗疫“出力”

  不少诺奖得主走到台前,挺身应战;许多获奖研究经反复论证实践,在“抗疫战场”释放能量。4月,俄罗斯科学家亚历山大·丘恰林运用了一项曾获197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理论,首创了一项新冠治疗法,为早期诊断等方面提供重要帮助。

  同时,曾经的物理学奖得主,也在疫情期间各自忙碌着。自加拿大疫情暴发,2015年物理学奖得主亚瑟·麦克唐纳与同事想生产精简、易于制造的医院呼吸机。2010年物理学奖得主科斯提亚·诺沃肖洛夫也曾表示,正在研究智能抗病毒涂层,该种涂层将能“智能地”杀死吸附在表面的病毒。

  眼下,疫情仍在全球肆虐。关于新冠病毒,人类依然有很多谜题亟待破解。不过幸好,科学永无止境,隧道的尽头仍有光在闪耀。

  【医学奖】

  >今年颁给丙肝病毒捕手 三位科学家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

  北京时间10月5日,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奖人名单率先被揭晓:哈维·阿尔特、迈克尔·霍顿和查尔斯·赖斯共同获得这一奖项,以表彰他们在“发现丙型肝炎病毒”方面作出的贡献。三位获奖者取得了开创性发现,鉴定出一种新型病毒--丙型肝炎病毒,使血液检测和新药物研发成为可能,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作为最具权威的医学奖项之一,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研究成果,深刻影响着社会发展,也一次次见证了人类对各类疾病的不懈战斗,对生命奥秘的不息探索。

  ◆诺奖得主投身新冠研究

  在新冠疫情肆虐的当下,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未停下“战斗”。

  阿尔伯塔大学透露,目前霍顿正率团队进行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发。他们为此已获得加官方75万加元的资助,并正在申请后续资金,以推动疫苗在明年初进入人体试验。早在新冠疫情初期,2019年诺奖得主、美国科学家罗斯巴什就与多名科学家成立研究小组,并发布建议报告,内容涉及安全恢复经济等。1996年诺奖得主、澳大利亚免疫学家多尔蒂研究院旗下的实验室则成为除中国外,全球首个培育出新冠病毒的实验室,这一成果对于帮助科研人员检验新冠疫苗是否有效“至关重要”。

  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中国科学家屠呦呦也说,在全球化时代,人类的命运是共通的,呼吁全球科研和医务工作者以开放的态度和合作的精神,投入到传染病防治中去。

  ◆百年奖项 记录对抗传染病的“战斗史”

  自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于1901年首次颁发至今,在其获奖名单中,似乎能发现一部人类与传染病的“战斗史”。

  抗疟领域的研究,如同与疟原虫夺命速度的赛跑。最为中国人熟知的,是中国科学家屠呦呦因从中药中分离出抗疟药物青蒿素,获得2015年诺贝尔奖,以此为基础的疟疾疗法,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肺结核,是一个古老的、令人闻之色变的“白色瘟疫”。1952年的大奖花落美国微生物学家瓦克斯曼,他发明的链霉素成功“征服”肺结核。1976年的获奖者,则是乙肝病毒的发现者、首个乙肝疫苗研发者布隆伯格。他推动了人类对乙型肝炎这一“沉默杀手”的研究与控制。如今,全球已有超过180个国家实施乙肝疫苗免疫接种,布隆伯格也因此被称为“拯救肝癌病人最多的专家”。

  对于很多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来说,其研究成果经过多年的评估,才终获认可。这期间,有过遗憾,也有感动。而不变的,是他们对科学之梦的坚持。

  (本期内容来源:中国新闻网、新华网、科技日报、文汇报)

【监制】周者军、曹永济

【校审】郭婷婷

【编辑】高 阳

【设计】张睿强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