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手机报  >  专刊

甘肃手机报(周末版)-12.13

 2020/12/14/ 09:23 来源:甘肃手机报综合

今天是第七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在这个草木含悲、山河垂泪的日子里,举国上下以各种形式缅怀惨遭侵华日军屠杀的遇难同胞,共同追忆那一段困难深重的历史,传递出中国人民珍爱和平、开创未来的坚定信念。生活在和平年代的当下,早已远离了战争的硝烟,但无论哪个年代、不论是谁,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当然,铭记历史不是要延续仇恨,而是为了唤起每一个善良的人对和平的向往和坚守。

《甘肃手机报*周末版》

2020年12月13日

农历庚子年十月廿九

星期日

〓本期导读〓

>>第七个国家公祭日 江苏举行18项纪念活动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由来

>>国家公祭日是为了祭奠谁

>>公祭,以国家的名义

>>首套国家公祭日全民读本 收录603条日军暴行铁证

【第七个国家公祭日 江苏举行18项纪念活动】

今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3周年。12月13日前后,江苏将组织开展以“勿忘国耻、圆梦中华”为主题的18项纪念活动。

今日上午10时,我国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集会广场举行国家公祭仪式。今日除举行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外,同时安排了6项悼念纪念活动:一是举行下半旗仪式;二是南京市部分区同步举行悼念活动;三是全国抗战主题纪念(博物)馆同步举行悼念活动;四是组织海外华侨华人社团同步开展悼念活动;五是组织“世界和平法会”;六是举办“烛光祭”活动。

今年的国家公祭日相关活动继续突出和平主题。11月中旬起,已陆续开展“紫金草”和平行动、“和平许愿墙”签名活动、“和平颂”音乐诗会、“和平与发展”网上主题微纪录片展播和“和平之夜”接力诵读等活动,通过线上线下互动的方式,传递铭记历史、不忘过去、珍爱和平、开创未来的信念。12月上旬,日本民间友好团体“南京记忆连带”“南京悲剧不再重演之会”还在东京、大阪组织证言集会,播放幸存者采访证言视频。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因场馆筹备重要活动及设备维修需要,于2020年11月20日至12月13日闭馆,12月14日起将恢复正常对外开放。

国家公祭日和平许愿墙现身南京多个地铁站。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由来】

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在中国南京开始对我同胞实施长达四十多天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三十多万人惨遭杀戮。这是人类文明史上灭绝人性的法西斯暴行。这一公然违反国际法的残暴行径,铁证如山,早有历史结论和法律定论。从1994年开始,江苏和南京都会在每年的12月13号举行哀悼仪式,包括撞和平钟、敬献花圈等等,但是这些都是停留在地方层面。

2014年2月27日,中国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定,为了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和所有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惨遭日本侵略者杀戮的死难者,揭露日本侵略者的战争罪行,牢记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造成的深重灾难,表明中国人民反对侵略战争、捍卫人类尊严、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立场,决定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每年12月13日国家举行公祭活动。决议的通过,使得对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的纪念上升为国家层面。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10月27日,北京时间凌晨3时,加拿大安大略省议会对华裔议员黄素梅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的66号动议进行阅读和辩论。最终,该动议获投票通过。这意味着,加拿大成为西方第一个设立“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的国家。今后,加拿大安大略省将每年12月13日定为“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

【国家公祭日是为了祭奠谁】

国家公祭日以“南京大屠杀”定名,但是祭奠对象不仅仅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2014年2月27日,中国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定明确公祭对象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及所有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被杀戮的同胞。

国家公祭日设立专家组成员,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曾表示:“南京大屠杀事件是侵华日军滔天罪行中最典型的一例,但南京不是全部。日本帝国主义染指我国,最早可追溯到1874年侵略台湾,此后一直到1945年宣布投降,日寇在中华大地肆虐,烧杀掳掠,无所不用其极。其间被日军屠杀的都应成为公祭对象。”2014年国家公祭网上线,列出了七类遇难对象供海内外网民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化学武器死难者、细菌战死难者、劳工死难者、慰安妇死难者、三光作战死难者、无差别轰炸死难者。

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历年接待观众超过六千万人次。

【公祭,以国家的名义】

说公祭,要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建馆说起。南京大屠杀是所有南京人乃至中国人的血色噩梦。正因为此,1982年,当日本文部省修改中学历史教科书,把“侵略”中国改为“进入”,曾遭受屠城之痛的南京人无法漠然坐视。

应当建馆!立碑!编史!人们的呼吁得到了南京市委、市政府的响应。建筑设计师齐康院士为建馆呕心沥血,并免收设计费。1985年8月,在江东门集体屠杀和“万人坑”丛葬地遗址上建造的纪念馆建成,成为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系列中最先开放的纪念馆。1993年5月,朱成山任纪念馆馆长。

1994年8月,朱成山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受日本民间团体邀请赴日,向日本公众揭露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真相。在广岛和长崎,他看到了日本为当年原子弹爆炸举行纪念活动,集会最大规模超过10万人,日本首相、各大党派领袖、议会议长等国家核心人物都参加,首相还发表简短讲话。

“我当时很感慨,日本作为侵略者可以纪念广岛、长崎遇难者,我们国家对被屠杀的同胞竟然没有任何形式的纪念活动。”朱成山说,“回来之后我立即向省市有关部门提出建议。”

1994年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遇难者57周年祭日,江苏省暨南京市社会各界人士在纪念馆举行悼念活动,全城拉响警报,放飞和平鸽。这一举动,不仅在历史上是第一次,在全国也是首创;6年后,沈阳市也在9月18日仿照南京的模式拉响了警报。

这是地方层面为南京大屠杀遇难者所做的首次公祭行动。在往后的20年里,12月13日上午10点准时响起的尖锐警报,总会让南京人或心中一凛,或驻足缅怀。

◆地方公祭,南京的固定仪式

每年12月13日,无论刮风下雨,遇难者的家属都会前往。如今的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墙,也被参观者和祭奠者称作“哭墙”。收集遇难者的名单并且为其建造名单墙的创意,是从1993年实施的。1995年12月建成时,名单墙原长43米,高3.5米,刻有3000个遇难者名字,象征被日军屠杀的30万同胞。2007年12月纪念馆新馆开放后,名单墙上的名字增加到了8244多个。2011年扩建之后,名单墙全长延伸至69.5米,镌刻的名字共达到10311个。难以计数的各界人士、尤其是年轻人参与过公祭,历史的伤痛铭刻心头。外国友人超越国籍和民族的界限共同表达和平愿景。更难得的是,祭奠人群中不乏日本友人。

每年的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纪念日),日本历史教师松冈环都会来南京,在纪念馆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者。每年12月13日,她在日本发起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言集会,用日语告诉日本人一个个大屠杀幸存者的名字。松冈环是日本铭心会创会会长,多年来,她主张日本各界应反省发动侵华战争及南京大屠杀的战争罪行,并在中国征集遇难者遗属证言,在日本征集老兵的忏悔证言,被中国媒体称为“日本的良心”。

2001年12月13日,在美国首次举办南京大屠杀史实展期间,朱成山赴旧金山参加了中美两国友好人士举办的和平祈祷仪式,时值美国遭遇“911”恐怖袭击三个月,也是南京大屠杀发生64周年。

“这次和平祈祷仪式不仅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也为了纪念‘911’恐怖袭击中惨死的平民。我站在祈祷人群中,感受着现场庄严、神圣的氛围,深切体会到:和平是超越国界的,是全人类共同的期盼。”朱成山说,“如果说,此前我一直是在为30万冤魂呐喊;此后,我更多思考的是,求证历史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全人类的和平与发展。”

在他积极的建议下,从2002年起,南京市每年举行的“12·13”悼念活动,增加了和平集会的内容。

◆人民意志,走上国家议事平台

68岁的赵龙,是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全国政协常委。2004年,赵龙父子二人一起去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参观,深受震撼。正在澳洲留学的儿子,拍了很多录像,带回澳洲给同学看,他说那里几乎无人了解南京大屠杀。

从朱成山那里,赵龙了解到,纪念馆是南京市管,每年的纪念活动由南京市组织,其规格和影响力与国外的纪念活动有差距。“国家公祭的想法最早是朱馆长提出来的,和我一拍即合,我想可以把这个写成提案,到两会上呼吁。”

2005年3月,赵龙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出两个提案,一个是要把12月13日设立为国家公祭日,另一个是把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上升为国家级纪念馆,并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同组委员都在提案上面签了名。提案一交,就成为当年两会热点,有媒体称之为“第一提案”。

“提案办理的答复并不是特别明确。我考量过,这个提案在当时条件下实现有难度。不要紧,我们可以等。”此后,赵龙多次提交抗战史、南京大屠杀方面的系列提案。2006年,他提出要对侵华日军暴行重要见证人进行抢救性保护;2007年抗战胜利七十周年时,又提交发行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受害七十周年纪念邮票的提案。

2012年,是赵龙担任全国政协常委的最后一年。他再次建议“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上升为国家级纪念馆并申报世界警示性文化遗产”,救助原国民党抗战老兵,为他们政治上恢复名誉,身体上给予照顾。

这一年,另外一支力量加进来。全国人大代表、民革江苏省委副主委邹建平提交议案,希望国家设立南京大屠杀公祭日,再次引发热议。

议案当年也没有得到明确答复。直到今年春节前,邹建平接到省人大办公厅电话,告知他被邀请作为建议者列席全国人大常委会,他的内心泛起波澜,没想到坚持多年的建议终于要成为现实。邹建平还清晰记得,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的决定草案和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草案进入小组讨论程序后,“所有人一致同意,没有人有任何疑虑。谁会不支持这样的决定?”

身为连续三年的老代表,身为一个南京人,他无比欣慰,“设立国家公祭日,对日本是个声讨,也是个警醒。我们搞这样的活动并不是为了让大家记住仇恨,而是让大家能够珍惜和平”。

作为最早的建议人,等待了9年的赵龙感慨良多。“设立国家公祭日的意义是超越现实的。维护人类的公平和正义,维护人之生的权利,需要我们中国人一代代努力实现。”

【首套国家公祭日全民读本 收录603条日军暴行铁证】

南京大屠杀史研究所联合南京地区部分学者编纂了全国首套三部五卷有关南京大屠杀史实与历史的全民读本。其中,《文证选录》中的日方官兵分日记、书信、报告、媒体及中西方资料共计603条铁证,条条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残暴罪行。

◆《南京大屠杀重要文证选录》收录603条日军暴行铁证

该书集中收集了日军实施大屠杀的铁证,按照日军屠杀暴行、性暴行、抢劫纵火和破坏暴行三个方面,以及战后审判,把日方、中方、西方,加害者、受害者和第三者(当时目击者)遗留下的文字记录,包括日记、书信、报告、媒体的报道等,将其中最关键的、最有证据作用的段落加以摘录,分类编辑,成为日军实施南京大屠杀的证据大全,选录了日本罪行的铁证603条。这603条罪证中,有日军进攻南京部队的师团长、大将、中将的日记、书信、军方文件和西方在宁人士的日记、外交文书、主流媒体的报道等。

◆4000多万字的《南京大屠杀史料集》压缩成“三部五卷”

为了广泛地搜集战后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日军实施南京大屠杀的证据材料及各类史料,南京地区的学者、外国友人,共约100余位教授、专家花了十年时间,跑至世界8个国家(包括日本、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俄罗斯、西班牙等),搜集了8个语种的原始材料和原始证据,于2010年汇编成72卷4000多万字的《南京大屠杀史料集》。这部书汇集了日军实施南京大屠杀的大量罪证和原始材料,它无可争辩地全面揭露了日军罪行,对日本右翼给予了沉重打击。由于这套书规模大,内容多,广大读者和社会大众不可能有时间全面阅读,为此,学者们有选择地把史料集的重要材料加以汇集,编辑出版了三部五卷书《见证与记录:南京大屠杀史料精选》,方便公众阅读。

(本期内容来源:人民网、新华网、新华日报、国家公祭网)

【监制】周者军、曹永济

【校审】郭婷婷

【编辑】高 阳

【设计】张睿强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