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手机报  >  专刊

甘肃手机报(周末版)-12.20

 2020/12/21/ 09:00 来源:甘肃手机报综合

 

  甘肃是一个出大手笔文艺作品的省份,在丝绸古道上创造性地挖掘、发展了敦煌艺术,引起国内外文化艺术界的广泛关注和强烈反响。作为甘肃的代表性文化艺术产品,《大梦敦煌》饮誉祖国大江南北及世界各地,各界好评如潮,成为中国原创舞剧中的顶级之作,民族舞剧的经典之作。

  《甘肃手机报*周末版》

  2020年12月20日

  农历庚子年十一月初六

  星期日

  〓本期导读〓

  >>《大梦敦煌》20年

  >>苏孝林的出路

  >>轰动北京的首演

  >>张千一的音乐

  >>亮相国家殿堂

  >>敦煌当选“东亚文化之都”

  >>《敦煌艺术大辞典》出版

  >文化甘肃的情怀

  ----------

  今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支持甘肃充分发掘历史文化优势,发挥丝绸之路经济带重要通道、节点作用。”这一举措,把“支持甘肃充分发掘历史文化优势的作用”提到了重点区域建设的侧重点,甘肃的文化有了新使命和新愿景。

  正是上一轮“西部大开发”的开启之年,甘肃打造了《大梦敦煌》。今天,我们看到了西部的新一轮开发,实际上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启。

  甘肃省立足本土文化资源,因为这里的文化资源宝库中,有许多让我们熟悉而又陌生的往事。这里有我们的祖先,我们的血脉,我们的精神力量,也有我们的前世今生。

  甘肃,这块曾经演绎了无数辉煌、无数慷慨的地方,其文化既经历了自身长期的发展演变,又充分吸收融合了各地区文化的精华,成为古老文明的象征。

  曾经的彩陶文化歌唱着华夏文明最初的朴素与奔放,曾经的伏羲、女娲捕捉着真理的萌动,曾经的伎乐飞天挥洒着吉祥,雍容、豪放的胸襟,赋予我华夏民族“厚德载物、自强不息”的精神动力。

  驰名世界的敦煌文化、丝绸之路文化,历史悠久的黄河文化、伏羲文化,绚丽多彩的民族文化、宗教文化,无论从哪个角度认识,甘肃都是一个文化底蕴非常深厚的地方。

  悠久的历史、绚丽的文化,不仅奠定了甘肃人民淳厚朴实的文化基质,而且影响着一代代甘肃人的物质和精神生活。

  甘肃文化艺术事业蓬勃发展,成就斐然。自甘肃敦煌艺术剧院创作演出的大型舞剧《丝路花雨》首次把举世闻名的敦煌艺术复活在舞台上以来,围绕敦煌文化题材的舞台艺术作品不断呈现。

  甘肃是一个出大手笔文艺作品的省份,在丝绸古道上创造性地挖掘、发展了敦煌艺术,引起国内外文化艺术界的广泛关注和强烈反响。

  省会兰州在引领文化方向方面很有典型性,积累了不少文艺工作经验,聚集了一大批热爱文化艺术的研究者、保护者以及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艺术家、设计师、管理者。公元2000年,当人们还沉浸在经济热潮中时,他们就已经把视线投向文化,开始加强甘肃文化研究,促进西部开发,率先提出“文化兰州”建设理念。

  兰州的这一举措,在全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力,《中国文化报》把“文化兰州”作为区域文化战略的典型事例予以引用,称建设“文化兰州”是区域文化发展的战略宣言,并以通栏标题、两个整版的篇幅向全国介绍。

  其实,甘肃人的这一文化现象很早就有了,对文化艺术的表达方式,都是大手笔、高质量,用今天的话说,都是优秀文化、精品艺术。比如,1992年举办的“首届中国丝绸之路节”,1994年举办的“第四节中国艺术节”以及舞台艺术《丝路花雨》《西出阳关》《大梦敦煌》,都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甘肃人在文化艺术表演方面的思想深度、情感和美感表达方式。

  就拿《西出阳关》来说,这是我国舞台上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舞蹈诗。同时,这也是甘肃第一次用诗的舞蹈表现西部之美,演出轰动了海内外。

  当时国内的文艺作品存在一种“山寨现象”,我们演出了舞蹈诗,不少地方就都开始排演舞蹈诗。可是这些舞蹈诗,没有任何一部超过《西出阳关》。

  作为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的甘肃人民,坚定文化自信,是有共同的心理基础的。一大批文化艺术工作者在坚持不懈地创作、实践。一台又一台具有传奇意义的舞台艺术故事,让有精神价值的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焕发活力,让人民大众看到了中国文化真正的现实意义。

  甘肃人了解自己的文化而且热爱文化,通过文化选择与文化创新,使文化传递跃入了新的层次。他们一直在用自己的艰辛努力,实现用优秀传统文化引领、丰富人民群众精神生活,增强民族精神力量的梦想。   

 

  《大梦敦煌》剧照

  >《大梦敦煌》20年

  ----------

  2000年4月24日晚7点30分,北京,中国剧院,由兰州歌舞剧院创排的舞剧《大梦敦煌》隆重首演,获得了巨大成功。今年是《大梦敦煌》创演20周年。截至2020年4月,《大梦敦煌》演出1500多场,总票房收入达1.6亿元,同时收获了国家对该类别作品授予的所有顶级大奖。

  作为甘肃的代表性文化艺术产品,《大梦敦煌》饮誉祖国大江南北及世界各地,各界好评如潮,成为中国原创舞剧中的顶级之作,民族舞剧的经典之作,是《丝路花雨》演出20年后的又一个精品,是一次新的艺术攀登和艺术创造。

  中国每年生产的上千部舞台艺术作品中,能够经得住时间、历史和观众检验的,能够流传下来的,特别是能够在二十年内久演不衰的舞剧,那就是《大梦敦煌》!有一个很好的创意,组织了一个很好的编创班子,用了很好的人,在很好的地方,讲了很好的故事,这就是《大梦敦煌》。

  中国最基层的一个艺术剧团,做出了让全世界都说“好”的一台戏,真是一个奇迹!甘肃是华夏文明的摇篮,古老与文明,智慧与慈悲,困难与艰辛,奋斗与坚持,艺术与信仰,由此激发出来的巨大创作活力,才能构筑中国精神的经典之作。一梦二十年。蓦然回首,《大梦敦煌》在记忆中所刻下的深深痕迹依然无法忘却。   

 

  2018青岛合作峰会,苏孝林(右)与张艺谋、沙晓岚(左)合影

  >苏孝林的出路

  ----------

  苏孝林是兰州人。1977年,他满怀对艺术的渴望,远赴当时被誉为“中国第一团”的总政歌舞团学习声乐。回忆起那段日子,苏孝林感受颇深,他说:“那时条件很艰苦,没有宿舍,只能住在总政歌舞团合唱队的排练室里。我还记得房顶中间有个大吊扇,每天晚上,我们就在大吊扇下临时搭起的床铺上休息。”后来,苏孝林先后进入煤矿文工团和铁路文工团,继续在艺术道路上虔诚修炼,在专业的舞台上得到了一次次艺术升华。

  1984年,苏孝林参加首届CCTV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在25名获奖歌手中获得第14名,在当时引起了轰动。“青歌赛”走出了许多令人瞩目的歌唱家,对我国改革开放后文艺市场的繁荣起到了不容忽视的推进作用。备受观众喜爱的著名歌唱家关牧村、殷秀梅、阎维文、董文华、张也等都是首届青歌赛的获奖选手,苏孝林也被团中央授予“全国新长征突击手”的光荣称号。兰州市政府给他提升了两级工资,并给了一套40多平方米住房作为奖励。

  苏孝林的艺术人生在1989年发生了改变。这一年,他临危受命,成为正陷于低谷的兰州市歌舞团的“掌门人”,那时他才30岁出头。接手后,苏孝林首先对院团进行了合并优化重组,更名为兰州歌舞剧院。他下决心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面貌,让兰州市歌舞剧院向着综合性演艺方向发展,成为国内一流院团,让更多的年轻演员在这个院团实现自己的艺术梦想,这也是他此生最大的愿望。

  此时的苏孝林,真有点像岳飞《满江红》中写的:“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一片报国之心天日可鉴。苏孝林是一位做事充满自信的人,爱面子,好强,用文化交朋友的能力很强。你和他交谈事情,心中总会升腾起无尽的希望,给人以力量,给人以快乐。

  作为院长,他通过自己在文艺界的人缘和在社会层面的良好声誉,对兰州歌舞剧院作出了极大的贡献,是能够实质性地影响该院团经营的能力者。1992年编创的大型历史舞剧《兰花花》,在首届“中国丝绸之路节”上演出,获“敦煌文艺奖”,并得到文化部“为舞剧事业作出重大贡献”的表彰。1994年创排的大型舞蹈诗《西出阳关》,在第四届中国艺术节上首演即引起轰动,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文化部“文华新剧目奖”和甘肃省“敦煌文艺奖”。1997年庆祝香港回归,创排演出《黄河的祝福》,荣获甘肃省“敦煌文艺奖”,赢得社会极高的评价。

  1999年10月,为适应新剧目对演员的高素质要求,强化演员的基本功和舞蹈实践,苏孝林率领舞团全体演员、学员赴京,在北京附近一个县临时租用了一个小院子,搭建练功房、自办食堂,并聘请北京舞蹈学院、解放军艺术学院、中央民族大学艺术系的舞蹈老师强化训练近半年时间。兰歌学员格外珍惜这样的机会,学习上也格外努力。训练期间,去北京训练营地看望演员,没想到他们大多都是孩子。问他们的年龄,只有十一二岁。就是这些孩子,构成了《大梦敦煌》第一代舞蹈演员最美的风景,打下了兰州歌舞剧院舞蹈队伍的坚实基础。

  《大梦敦煌》的正式排练是从2000年2月12日(正月初六)开始的。这本是过年的日子,但在兰州歌舞剧院的练功厅里,却是一派热烈又庄严的气氛。几位编导分别指导编排不同的人物塑造动作,演员们虽然气喘吁吁,但都不休息,积极的心态让他们不怕累、不怕苦。舞蹈排练非常辛苦,看着他们认真投入地排练,我真有几分感动和羡慕。

  为了追求最佳演出效果,全体创演人员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和艰辛。汗水、泪水,尽情挥洒;笑声、歌声,尽情展现;苦和累,勇敢承担。因为他们知道,精美的艺术,凝聚着艺术家的汗水和智慧。

  >轰动北京的首演

  ----------

  2000年4月24日,历经三年艰辛创作完成的《大梦敦煌》,在敦煌藏经洞发现暨敦煌学创立百年之际,在北京中国剧院首演。许多领导和艺术家看后十分感慨,认为一个市级院团创排出这样水准的舞剧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这说明这个城市抓文艺工作有方,也说明只有最好的题材、最好的主创人员,才能出好作品。

  从1994年8月开始酝酿策划,到2000年4月24日正式上演,历时六年,终于迎来了梦想成真的时刻。《大梦敦煌》北京首演,新闻媒体更是反响热烈。第二天,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等30多家重要新闻媒体进行了报道。《<大梦敦煌>令人落泪》《<大梦敦煌>展示神秘与辉煌>》《舞剧<大梦敦煌>引人入胜》等有深度、有分量的稿件争相出炉。一部舞剧竟然能够引发观众和新闻媒体这样的热情,这在北京并不多见!

  2000年6月10日,《大梦敦煌》在兰州黄河剧场的首场公演,又一次让人始料不及。只有1100个座位的黄河剧场,门口却围着一千多人,好几百个没票的观众翘首等候别人的退票。可是那天竟然没有一个人退票,所以有票的、没票的全都挤进了剧场,就算是站着看也行。

  >张千一的音乐

  ----------

  张千一是国家一级作曲,著名音乐家。他当仁不让地参与了《大梦敦煌》的创作。结果证明,《大梦敦煌》能获得如此成功,与精彩的音乐创作分不开。

  用何种音乐手法营造敦煌氛围,同时又能使现代人接受,这是《大梦敦煌》的音乐创作中争论最多的地方。经过反复讨论,大家达成了共识--用自己理解的、认识的西域音乐进行创作,而不是翻敦煌音乐经典文献的老底子。张千一按照这样的定位,开始表达自己的艺术感受,用了将近一年时间,写出了厚达数百页的乐稿。张千一在兰州闭门创作了45天。当他从房间里出来,拿着莫高和月牙的爱情主题曲乐稿,唱着唱着就哭了。这是张千一自己灵魂的歌唱。

  张千一用诗一样的语言概括了对《大梦敦煌》的艺术感受,将艺术与爱情融汇交响,给观众以非常美的音乐享受。这种艺术家的独特感受,引导他创作了激情澎湃的乐章,构成了他音乐心灵的一章宏大的交响。循着这种艺术生命之源的汩汩流淌,《大梦敦煌》的音乐创作再一次体现了继承与创新、中乐与西乐的完美结合,以及主题音乐与非主题音乐的兼顾。

  音乐家赵季平说:“《大梦敦煌》的成功可以视为我国丰富的文化资源中的美丽瑰宝,尤其是它富有震撼力的音乐和富有创造力的想象,给人以美的享受。”

  《大梦敦煌》在不断创造奇迹。除了音乐,舞美的制作也气势宏大。绚丽多姿的莫高窟壁画,栩栩如生的飞天壁画,大气磅礴的千佛壁画,顶天立地的佛头巨塑,都被舞美设计师高广健巧妙地纳入舞台的布景及天幕之中,其构图之精巧,布局之美妙,加之灯光师沙晓岚的独具匠心,服装道具的独特新颖,使全剧展现出浑然一体的和谐之美。

  >亮相国家殿堂

  ----------

  人民大会堂,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长的见证,《大梦敦煌》这部被称为“舞台艺术丰碑”的大型民族舞剧,要在被称作“共和国殿堂”的人民大会堂演出,从这一刻起就融进了国家的使命与光荣。2003年1月18日,《大梦敦煌》将登上北京人民大会堂。此次演出是由共青团中央主办。这是《大梦敦煌》被国家文化部列入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项目后的首次亮相,也是兰州的这张城市名片第六度晋京展示,是《大梦敦煌》走向辉煌又一标志。

  2007年9月,北京,经过七年时间建设的中国国家大剧院正式亮相。9月25日至10月13日,北京市批准同意国家大剧院举行试演,推出7台剧目23场演出,经典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芭蕾舞《天鹅湖》、歌剧《江姐》、舞剧《大梦敦煌》、话剧《茶馆》、京剧《梅兰芳》及青春版昆曲《牡丹亭》等陆续上演。

  兰州歌舞剧院是唯一受邀演出的地方院团,让北京观众特别期待,也让全国文艺院团羡慕。作为一个文艺院团、一名舞蹈演员,能够在中国国家大剧院这个艺术殿堂表演,应该是最高的荣誉,何况还是首轮演出。

  《大梦敦煌》在国家大剧院的首“秀”非常完美,观众们全体起立,报以最热烈的掌声,一时间好评如潮。原来签约的3场演出根本不能满足观众的需要,和大剧院协商,又增加了两场,但还是不够,只能和已经买了团体票的单位商量收回一些票,哪怕费用高一些都行。据说,当时有人把一张票“炒”到了3000元。人民大会堂、国家大剧院、中国剧院、天桥剧场等顶级的艺术殿堂,《大梦敦煌》多次演出。   

 

  莫高窟

  >敦煌当选“东亚文化之都”

  ----------

  近日,江苏扬州举办的“东亚文化之都”联盟工作研讨会上,敦煌市当选2021年“东亚文化之都”。

  ◆敦煌缘何当选?

  敦煌是华夏文明的地理坐标、中华民族重要的文化资源宝库,丝绸之路文物、世界文化遗产富集厚重。

  敦煌有莫高窟、玉门关(河仓城)遗址、悬泉置遗址三大世界文化遗产以及两大世界自然奇观--国家级风景名胜区鸣沙山·月牙泉,以雅丹地貌为主体的中国敦煌世界地质公园。另外,自1900年藏经洞发现以来风靡全球、长盛不衰的“敦煌学”,是丝绸之路上最负盛名的国际学术宝库。

  “莫高学堂”通过研学弘扬敦煌文化,已经成为经典案例。与中国人民大学合作建设敦煌文化学院,开设《敦煌大讲堂》,走出去举办敦煌文化巡展,在韩国、日本设立敦煌文化旅游推广中心。

  同时,培育打造《敦煌盛典》《丝路花雨》《又见敦煌》等文化演艺项目,策划举办朝圣敦煌系列活动、音乐节等高层次节会活动,开发文博体验、乡村休闲、户外运动等新兴业态,研发壁画临摹、微电影制作、彩陶制等旅游研学产品,旅游产品的结构更为丰富,业态更加多样。   

 

  >《敦煌艺术大辞典》出版

  ----------

  近日,由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担任主编、院长赵声良担任副主编,国内敦煌学、敦煌艺术领域专家学者参与编写的《敦煌艺术大辞典》由上海辞书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敦煌艺术大辞典》以辞典的形式,收录敦煌艺术领域词目近3000条,图版1000余幅,分门别类,编为综合,石窟形制与相关遗迹、遗物,各时代艺术代表窟,彩塑,尊像画说法图,本生、因缘、佛传故事画,经变画,佛教史迹画瑞像图,密教图像,传统神话画,供养人像及题记,生产生活民俗,古代科技,服饰,音乐舞蹈,建筑画,山水画,动物画,装饰图案,壁画技法,石窟保护,藏经洞艺术品,书法印章,版本,地理,历史,历史人物,著作,敦煌学者等28个类别,全面收录展示百年来国内外敦煌艺术的研究成果。

  赵声良在该书的序中表示,1900年敦煌藏经洞被发现,数万件古代文献及相关文物逐渐公诸于世,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重视,形成了一门对世界学术具有重大影响的学问--“敦煌学”。敦煌学在中国的发展走过了十分曲折的道路。

  从上世纪90年代起,在季羡林先生的主持下,国内敦煌学界专家学者们共同参与编纂,完成了《敦煌学大辞典》。这一巨大的工程耗时数年,共有120余位学者共襄盛举,可以说代表了当时中国敦煌学研究的最高水平。

  《敦煌学大辞典》于1998年问世后,敦煌学研究仍然处于高速发展的轨道,新的成果不断涌现,特别是在敦煌石窟艺术研究等领域,陆续推出了新的论著成果。

  赵声良在序中诚恳的表示:“学无止境。以敦煌艺术这样庞大的体系来说,不论是从历史、考古,还是艺术等各方面都仍然需要进行深入的挖掘和研究。因此,本辞典难免会出现不少疏漏或错误,敬请读者批评指正。”

(本期内容来源:兰州晨报、兰州日报)

【监制】周者军、曹永济

【校审】郭婷婷

【编辑】于 帅

【设计】张睿强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