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手机报  >  专刊

甘肃手机报(周末版)-8.29

 2021/08/30/ 10:57 来源:甘肃手机报综合

“十里不同音,百里不同俗”。“音”,就是各地方言的口音。甘肃省地域广阔,经度纬度大,形成了很多方言分支。甘肃方言的口音也异彩纷呈,陇上方言不仅各地有自己的口音,每个地域也有自己独特的词汇和固定词组,更有很多差别性的语法形式。让我们在陇上各地异彩纷呈的趣味方言桥段里,品品自己的家乡味吧!

《甘肃手机报*周末版》

2021年8月29日

农历辛丑年七月廿二

星期日

〓本期导读〓

>>趣话兰州方言

>>天水方言拾趣

>>凉州方言杂谈

>>静宁方言里的画面感

>>庄浪方言古韵:女娲与女娃

【异彩纷呈的甘肃方言口音】

文/雒鹏

◆陇西口音

陇西话:甲问:“久今建的庄农阿门个?”乙回答:“比满建好。”

普通话:甲问:“你们今年的庄稼怎么样?”乙回答:“比往年好。”

陇西话:甲问:“几至几千几组色着来,莫见几底丝间长老。”乙回答:“思硕莫组,捣揪沟子着来。”

普通话:甲问说:“你这几天干什么来着,有些日子没见了。”乙回答说:“什么事也没干,忙农活儿着呢。”(“捣揪沟子”就是用鞭子打牛屁股,赶牛劳作,意指干农活儿。)

陇西口音的最大特征是把普通话里的“捏、牛、年、宁、娘”等字读为j声母,如“几”就是“你”,“满建”就是“满年”,“揪沟子”就是“牛沟子”。

◆兰州口音

兰州话:“端着一杯飞,拿着一本副,躺倒副底哈,喝着飞看着副,你佛浮浮不浮浮。”

普通话:端着一杯水,拿着一本书,躺到树底下,喝着水看着书,你说舒服不舒服。

在外地人看来,兰州话最明显的特征是普通话中sh声母拼u或者拼以u开头的韵母的字,都读f声母,如“水”(shui)读如普通话的“飞”(fei),“书、树”(shu)读如普通话的“副”(fu),“说”(shuo)读如普通话的“佛”(fo),“舒服”(shufu)读如普通话的“浮浮”(fufu)。

◆天水口音

天水话:“以前有西份真带很带爱放周我年前头,我硬四摸当四情,小扑地珍惜。等周摸带带时候,才后悔地受扑处。宰世上最痛苦带事啊,就四宰了。要四老天爷能叫我再来西次地话,我西定要给外该米子社:‘我真过带爱你地很’,要四非要加上该期限,我希望四……西万年!”

普通话:“以前,有一份很真的爱,放在我的眼前头,我硬是没当一回事情,晓不得珍惜。等着没有了的时候,才后悔的受不住。这世上最痛苦的事啊,就是这了。要是老天爷能让我再来一次的话,我一定要给那个女子说:‘我真格的爱你的很’,要是非要加上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天水秦州区的话里,“一”与普通话的“西”字音近,“的、得”与普通话的“带”音近,助词“着”音近普通话的“周”,“不”音近普通话的“扑”,指示代词“这”用“宰”的音,判断词“是”的音同普通话的“四”,“个”的音近普通话的“该”,这些读音现象是有比较明显特点的表现。

◆会宁口音

会宁话:一只老鼠酒喝多了,用一口地道的会宁话对猫说:“今个饿秋卧着周达达,本事大了把饿斗过一指头。齁看饿个子岁,再点黄饿把你狗吃得一砖头组成然然子来!”

普通话:一只喝醉了酒的老鼠对猫说:“今儿我就卧这里了,你有本事的话就动我一指头。不要看我的个子小,你要再不注意,来回骚扰,小心我把你这个狗东西一砖头做成(砸成)肉酱的!”

会宁及其周边的南部和西部的甘肃方言中,表达“不要”的意思的说法很特别。会宁说“齁”,天水说“或”。说“齁”“或”都是“休”字的音变,“齁看”就是“休看”。普通话中一些b、d、g、j、zh、z声母的字,会宁话是相应的p、t、k、q、ch、c声母,比如“就”字的音就像普通话“秋”字的音。“我”在会宁话里是“ng”声母,就像普通话中“饿”的音。这些就是会宁口音的一些显著特点。

◆武威口音

武威方言:“桑天(tiang)不吃桑月米邦面(miang),心里刚焦刚焦底。”

普通话:“三天不吃山药米拌面,心里干焦干焦的。”意思是说,三天不吃洋芋米拌面这种食物,就会觉得心里干焦干焦的不舒服。

同普通话相比,武威方言在语音方面的差异较大,声母系统中z组声母与zh声母有混读的情况,韵母系统中有前后鼻韵母不分的现象等差别。例如武威口音的最大特色就是把普通话里前鼻音an en in un 发成后鼻音ang eng ing ong。比如把“山药”(土豆)说成“桑月”,把“吃饭fan”说成“吃放fang”;把“分fen手”说成“风feng手”;“声音yin”说成“声英ying”;“结婚”hun说成“结烘hong”。

◆临夏口音

“阿藏底娃们一个一个底不求带几了,阿门谦虚些底哈不知道?想当年,我们中学泥底时候,石头拉黠(音ha)倯哈打过,阿藏大学都毕业了……呵呵,娃们,好好底学啊,阿藏包好好底学,以后后悔哈是来不及了!”

这是一位在临夏市区念过中学且在外地读过大学的临夏人,用临夏口音对在读中学生用过来人的口气说的一段话:“现在的孩子们一个一个的变的不求上进了,怎么不知道谦虚一点儿呢?想当年,我们在中学里念书的时候,用石头打过坏蛋,现在也大学都毕业了……呵呵,孩子们,好好地学习啊,现在不好好学习的话,以后后悔都来不及啦!”

临夏话最大的特点是表示疑问用“阿”字起头,如“阿门”“阿里”。该方言中,放在动作后面表示事物的名词都放在动作词的前面,并且还要加一个“哈”字,说到可爱的事物或小东西要习惯性在前面加一个“尕”字。

兰州中山桥下,穿城而过的黄河披上了金色的霞光。

【趣话兰州方言】

文/王立仁

兰州方言,或者说“老兰州话”,是大西北主流语种之一。它源自中原,在兰州大地上流行已经有2000多年了。

兰州方言发音古朴醇厚,与普通话的四声有所不同。比如过去,兰州人发音存在“ń、l”不分的现象,普通话中的“牛奶”,兰州话常读作“六来”,让听的人有些哭笑不得。普通话读作第二声的,兰州话则读作第四声。例如:“黄河”、“成材”两个字都是二声,兰州话则读作两个四声。普通话“姐姐”“美女”是第三声,兰州话则读作第二声。“命运”“剃度”普通话都是四声,兰州话则读作第三声。

还有一些特殊的读音。例如“下”,兰州话读作“哈”;“咸”读作“含”;把“书”读作“夫”;“做”读作“足”,“啥”读作“萨”,“去”读作“期”。“了”读作“唠”。“做啥”读作“足萨”。要是说得快一点,连起来,就成了兰州话里面特有的“足啊”,“你足啊期唠唦”。

老兰州话的词汇简练而又独特。“满福”:圆满、充足、满意的意思。“捋顺”:顺畅、顺利,遂心如意。“跌办”:筹措、实施、进行或完成之意。“亮豁”:对豪爽侠义、慷慨大气的赞扬。“喧关”:谈话、聊天,双向或多向交流的场景。“攒劲”:过硬、正确有力或很好。“啰怜”:事情被动、处境麻烦,或者面对很多拖累。“破烦”:烦恼、发愁,或者事情很麻烦。“下茬”:特别使劲、特别努力。“夯客”:傻瓜或智力不足的人。“抽抽”:兰州人对口袋的特有称呼。“光阴”:钱财、收入或者外快。

兰州方言中还有一些读音特殊的词语。例如“沃页”,意思是心情舒畅、愉快。“葛洁”,意思是做事干净、严整。“唏不”,是“非常”“很是”的意思。“木(没)治”,没有办法的意思。疑问句后便常常加上“唦”“哩唦”“哩吗”等助词。了解到这些特点,就容易听懂兰州话了。

兰州方言里面有不少非常精彩的词语,最能展现兰州人豪迈爽朗的族群性格。例如,说某个人敢作敢为,就用“脏腑硬得很”来形容。而比喻心狠手辣,那就说“叶子麻得很!”说谁表态痛快,那叫做“拍个康子(胸膛)”。比喻谁善于乘机捞便宜,就会说这是“抬脚割掌子”,防不胜防。要是批评哪个人做事呆板或者认死理,就会说“你这是死治司马懿”,一点儿灵活性都没有。兰州人常爱说:“鼻子擤到唠浪去!”就是说,你少管闲事,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总之,这些词语通过形象的比喻、借代的方式,既能够把意思表达的非常到位,听上去又很风趣幽默。

兰州话里还有很多精练的俚语,世世代代传承不息。例如:遇到困难或者矛盾时常说:“多大地个事唦!”表达了不屈不挠、乐观豁达的良好心态。

对做事过头的人善意提醒:“啥事做个差不多!”是劝导别人也提醒自己,做事把握适当分寸的常用词语。更多内容请点击http://gansu.gansudaily.com.cn/system/2020/06/04/017448987.shtml?short_encode=Un7vUV

天水市武山县万亩梯田油菜花流香溢彩。

【天水方言拾趣】

文/李子伟

天水市区人称我或我们为“曹”,称别人为“牛”,一些搞地方文化的人便寻找这个称谓的来由。认为天水这地方在历史上的三国时期属于曹魏与蜀汉争夺的摩擦地带。如马谡失街亭,天水关收姜维,木门道射杀张郃等,一阵儿地盘属曹魏,一阵儿又属蜀刘,所以人们在口语上形成了“曹的”“牛的”(牛与刘同音),认为天水人称“曹”与“牛”是历史的孑遗。当然,这只是一种有趣的说法,事实如何,另当别论。

天水民间很重视孝道的传承与人的成长因素。如说一个人不孝敬父母,会用“房檐水滴的旧窝窝”来规劝他(她),意思是你若不孝敬父母,将来你的孩子也会学你的样子,也不孝敬你,一代给一代做样子,如同房檐上的滴水老滴在原地方一样。大人们教育自己的孩子,常会说:“跟上好人学好人,跟上师公跳大神。”劝告孩子要慎交朋友,人对人的影响是很重要的。

劳动人民很重视生活经验的总结,如说到做“糁(san)饭”时会用这样的方言总结出经验:“糁饭若要好,三百六十搅;糁饭着要然,勾子要拧圆。”这是非常经典的经验,是说要做好糁饭,必须用力搅拌,这样才能使糁饭既黏又匀又好吃。

甘谷县流行一句著名的歇后语式的方言,非常有趣。“渭水峪的石头--挨劖(can)的”。是说一个人不听话,别人就会用拳头教训他。凿石头在天水方言中叫“劖石头”,甘谷渭水峪是有名的石匠村,旧时天水地区民间用的石磨等石器全出自那儿,久而久之,便产生了这么一个独特的方言。天水人把性格别扭、不善与人合作的人叫“列古调”,这个方言很古老,外地人一般听不大懂。天水人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各家有各家的难心事,会用“家家的锅底是黑的”来表达,真是既生活化又生动。

天水人在说到某个人是当地的风云人物时,会形象地说他是“一架社火”或“一架烟雾”,让别人听得一头雾水。

天水人还有个奇特的人称称谓,把自己母亲的姐妹不称姨妈或姨姨,而是称“娅娅”,小孩子称别的已婚女性或与自己母亲年龄差不多的女性也为娅娅。娅娅一词很古老,在古代把姐妹二人的丈夫之间的关系称为“娅”,如同现在的“挑担”“连襟”一样,但天水人却移过来做为姊妹俩的关系称谓了,真是怪哉,趣哉!

武威马踏飞燕出土处雷台汉墓。

【凉州方言杂谈】

文/李元辉 赵大泰

武威流传着一则方言趣话,说有一年冬天,一户人家邀请村民们给家里的老人过八十大寿。喜气满堂之余,忽然有人提醒道,如此大寿之日,应该给老人家挂一副寿联啊。众人纷纷附和,却没有人来写。尴尬之下,只见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提起毛笔来,略思片刻,三下五除二写了一副寿联。众人一看,寿联内容合适,字体端正,纷纷赞叹说:“真个把秀才关在门背后了,险些把人才误押掉了。”

这则趣话中村民们赞叹的话,就是典型的凉州方言,意思是不识人才,把人才埋没了。

凉州方言是凉州人的性格写照,含义丰富深刻,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凉州人的思想、精神、文化、风尚等,大部分是凉州先民智慧的结晶。

凉州方言中,存在大量的劝说世人行善积德的语句,例如:“宁拆十座庙,不拆一缘婚”,意为不要劝人离婚;“王恩害石义,临完了害自己”,意为不要陷害别人;“有话说到面里,有屁放到圈里”,意为不要背后说坏话;“喝酒归喝酒,莫可提荆州”,意为专注眼前,不要东拉西扯;“跟好人,学好人,跟上觋公子跳大神”,意为要向好人学习;“不要下巴子底下支砖,不要在活人的眼睛里下蛆”,意为不要暗中谋害别人等。

凉州方言中,还存在许多反映人情世故、处世哲学的语句,例如“鸡儿不尿尿,自有曲曲道”,意为谁有谁的门路;“揭得锅早了把气冒掉了”,意为事情未成先不要说破;“斗大的麦子打磨眼里下哩”,意为多大的事也得一步一步处理;“你爱的我不爱,狗爱的稀屎儓(tái)”,意为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更多内容请点击http://gansu.gansudaily.com.cn/system/2020/06/04/017448989.shtml?short_encode=2EnQFn

秋日,位于静宁县东部的悬镜湖已成为鸟类天堂。

【静宁方言里的画面感】

文/吕润霞

静宁县位于甘肃省东部,六盘山以西,自古为关陇咽喉,素有“陇口要地”之称。据《中国语言地图集》的方言区域划分,静宁方言属中原官话陇中片,从甘肃方言内部来看,属渭河流域小片,使用人数几十万。

除语音、语法方面独具特点外,静宁方言词汇丰富多彩,生动传神,有很多有趣的词语,即使第一次听到,也很容易一下子明白它的意思,因其很有画面感,形象性特色鲜明,好多词汇内涵在运用时会活脱脱地把画面感呈现于眼前。

◆两音节词汇

如形容人与人关系和谐融洽,像楔子一样能恰到好处的固定位置,就叫“铆窍”;打算要干某事,犹如将要上路,就叫“撩程”;某人对某事心里不平衡,跌跌绊绊地要争个公平,就叫“吃咬”;通通展展地放开手脚干事,就叫“扯展”;两个人关系密切,情同手足,就叫“连手”;一些事本来与自己没有多大关系,努力也是白搭,却还要力不从心地去做,就叫“挣奔”;若有人家嫁女,亲友乡邻前来贺喜,帮衬着主家给出嫁的女儿往箱子里填陪嫁品,故所行的人情或所送的礼物,就叫“填箱”。

◆三音节词汇

如评价一个人做事或待人接物畏手畏脚、缩头缩脑没出息,就叫“窝里老”或“撕不展”;形容一个人某事做得漂亮或某方面出彩,就叫“漾叶子”;描述一个人不好意思,难为情,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叫“难打整”;描述两个人脾性不投,关系不合,不亲近,就叫“搁不匝”;指人不按常规办事,犹如旁逸斜出,就叫“胡生枝”;说话啰里啰嗦,唠唠叨叨,就叫“念碎米”;描述一个人胃口大,很能吃,直接就叫“锅净饱”。

◆四音节词汇

如形容一个人做事或学习落后,跟不上进度和需要,就像炒菜时勾芡太稀没法使汁子变稠,就叫“连不住芡”; 笑话一个人废话多,就叫“浆凉泼水”; 逗逗这个,逗逗那个,形容一个人无聊,就叫“撂猫逗狗”;说明一个人说话不靠谱,爱吹牛皮,就叫“胡吹冒撂”;形容过日子打得紧,舍不得吃穿用度,就叫“抠抠掐掐”;在一旁看着别人做事不放心、不放手,总要介入和掺和,就叫“把抓手按”;无组织无纪律,遇事一哄而起一哄而散,就叫“花雀乱飞”。

◆多音节词汇

好多闲散人聚集在一起,天上地下的海侃神聊或闲言碎语,将这类人群聚集的地方就叫“牙茬骨台台”;农村里念不成书,在地里种庄稼的后生,就叫“打牛后半截子”;亲近的人或下属做了拆台、让自己在别人面前难堪或抬不起头的事,觉得很掣肘,就叫“脖子底下支砖”;乌七八糟,不登大雅之堂或上不了台面的人或事,就叫“鸡骨头马杂碎”;讥讽那些高高在上,轻易不肯放下架子又牛皮哄哄的人,就叫“城墙上的鸟儿”,为啥?因为城墙上的鸟儿虽然自身也只是小小的鸟儿,但因为站得高,市井事见得多,别人又轻易奈何不了它,因此就比其他的鸟儿自感优越,故而显得尾大不掉;做了不该做的事,既有实质性的损失,又让人很失面子,像雨雪天摔了一屁股,就叫“连蹾沟子带伤脸”;人与人之间的亲缘关系很远,就叫“八撂皮子撂不到”,“撂皮子”是早年间静宁人吓唬糜谷地里偷食的麻雀时自制的一种具有弹弓性质但可以投射很远的武器,一条有三叉头的长木条,三叉顶端是弹弓头,弹弓上有一截软皮条,皮条上缠一颗石子或土坷垃,皮条下端接着一根细长的绳子,赶雀人站在糜谷地畔,“啪”的一声一撂皮子甩出去,石子撂得老远,攀在糜谷穗子上吃得正欢的麻雀,呼啦啦一下子惊得魂飞魄散。甩一撂皮子这么远,要是甩八撂皮子的话,该有多远呢?所以,“八撂皮子撂不到”的关系,我们就可以度量是那种很淡远的亲戚关系了。

庄浪县陈堡村薰衣草花海。

【庄浪方言古韵:女娲与女娃】

文/文春霞

男权语境中,生为女子,一般不用特意教导便能守本分,知进退。

男女有别,最能体现这一根本的是千古绵延的语言。语言如无处不在的空气,如日夜不息的江河,一个生命从一出世,便被浸润、雕琢为两类:阳刚与阴柔。

最显而易见的,是男孩女孩名字的差异。这个咱不赘述,单说庄浪城乡,四十岁左右的女性中,至今仍有不少奶名叫“女娃”的。儿化音,显得可爱、亲切,仿佛把女孩儿的所有柔顺、娇媚都包含在这声称呼中,为她所有。我所认识的几个“女娃”,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情,确实比较出众,足以作为一定范围内的女性美的典范。也不知是这些女孩因符合美的标准而获此美名,还是因这名字的神奇功效,天长日久浸润了出众的美丽。这样的名字,再配上那样的一些可爱或可敬的女子,是很能让人联想到人类的始祖女娲来。

“女娃”和“女娲”是否真有联系,无从考证。唯一肯定的,她们都是女性,让人喜爱或崇敬、愿意接近或依靠。

有据可依,单单属于女子的词汇,庄浪方言里也有。更多内容请点击http://gansu.gansudaily.com.cn/system/2020/09/27/030166126.shtml?short_encode=mUjMji

(本期文字来源:甘肃日报、平凉日报 本期图片来源:每日甘肃网)

【监制】周者军、曹永济

【校审】郭婷婷

【编辑】郭婷婷

【设计】张睿强

相关新闻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